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文化 >> 文化扶贫 >> 正文
 
    文化扶贫:西北贫困农村发展的战略选择
2014年02月20日 | 作者:缪自锋 | 来源:甘肃科技纵横 2006年1月 | 【打印】【关闭

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综合国力增强,人民生活得到了普遍的提高和改善。但是,在我国西北农村地区,贫困问题仍如久治不愈的顽症困扰着其社会经济的发展。面对西北贫困的现实,人们大多倾向于从人口、资源、能源、土地、历史条件等方面去寻找贫困的根源,而很少从思想文化等方面去考虑。贫困是非常复杂的社会现象,它是由人口因素、自然环境等物质条件和思想、文化观念、心理因素等非物质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西北农村的贫困有诸多的历史和现实原因,但决定性的因素是价值观的贫困,其实质是非物质因素的产物。因此,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西北农村贫困的实质,把人口素质的改善程度视为脱贫致富系统工程新的、重要的标准,将文化素质脱贫作为扶贫的本质目标,在扶贫、反贫、脱贫战略上实现创新与突破。

一、贫困文化的概念及特征

文化,就概念而言,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文化是指与自然现象不同的人类社会活动的全部成果,包括人类所创造的一切物质的与非物质的东西。狭义的文化指的是文化中的非物质部分,包括人们在各自地区性的社会活动中所体现出来的道德风尚、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和精神追求等。这里所说的“贫困文化”是指狭义的文化,它是指贫困群体由于自然条件恶劣、社会制度显失公正或自身条件差等原因,长期生活在贫困的生活中,为了自我维护、适应贫困生活所形成的一种特定的生活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价值观、行为规范,并使得这些得以维持的繁衍的特定的文化体系。贫困文化是一种亚文化,是处于贫困处境中的穷人所具有的特定的、自我维护的文化体系。它是贫困地区的贫困人口对贫困的经济生活适应的产物,也是贫困长期存在的深刻根源。

在我西北贫困的农村地区,由于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的山区,那里生态环境恶劣,地势崎岖,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人们处于自我封闭和孤立的境地。虽然人们勤劳、纯朴、厚道,但他们长期的努力与拼搏却依然无法改变现状,这就容易形成一种随遇而安、惟命是从、与世无争的贫苦文化,并深深的扎根于此,它像其他文化一样,通过无所不在的各种各样的途径潜移默化地作用于生活于其中的人,使其思维、心理、行为、价值观等受其影响,而生活于其中的人所深受其影响却感觉不到。这种贫困文化主要表现在:

1、滞后的教育观

由于贫困或其他非理性的原因,那里的人们普遍不重视教育,甚至是歧视教育,认为“读书没用”,读书的人是“书呆子”,人们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文盲、半文盲较多。一方面,基础教育师资力量薄弱,那里的教师很多是主要从事农业劳动的民办教师,由于工资低且存在着严重的拖欠现象,使得很多优秀教师外流,部分教师缺乏敬业精神,严重影响了教学质量,导致学生学习成绩差,入学率低。另一方面,由于很多学生到小学毕业已初步具备了劳动能力,基于劳动力的需要、生活的压力、金钱的诱惑等原因,过早的离开了学校,使其不能受到正常的教育。这种状况如果是长时间的持续下去,将会造成农民文化素质的进一步下降,脱贫致富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2、陈旧落后的婚育观

这主要表现在婚嫁和生育两个方面。由于受封建传统思想的影响,西北农村地区年青人的婚姻中还存在着“娃娃亲”、“换亲”现象,很多人的婚姻大事由父母包办,而且在择偶时父母要请人为他们测婚姻的方位,合生辰八字等。这导致许多自由恋爱的青年,由于所谓的“属相”、“八字”不合而被父母强行的拆散。这些现象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压抑了年轻人的积极向上的进取心,更容易造成不幸的婚姻。

笔者通过对甘肃、青海等地的贫困农村的深入调查和访谈,发现 “早婚早育”、“多子多福”、“重男轻女”等封建残余思想大量存在且根深蒂固,在西北贫困农村表现的尤为突出。由于那里的农业生产多是粗放型经营,需要大量的强壮男劳动力,再加上农村保障体系的不健全不完善,以及传宗接代、加强家族势力等思想的作祟,很多农民为了生个儿子甘愿冒倾家荡产的危险,想尽一切办法超生,结果是陷入“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的恶性循环中难以自拔。这些情况一方面增加了农民家庭的负担,使家庭由于人口过多而更加困难,另一方面造成了痴呆和畸形现象的增多,人口素质的退化和下降,给原本就贫困的农村蒙上一层阴影,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潜在的障碍。

3、非理性的消费观。

这主要是指在进行具体的消费选择时,贫困群体依据的是感性原则,以直观感觉、情感、主观偏好等作为消费的标准与原则。这主要表现在红白事(即婚丧)的大操大办以及盲目购置生活用品、生产用具方面。在贫困的西北农村,人民的日常生活非常节俭,他们很少添置时髦衣饰、很少购买时令菜蔬,日常衣食多是自给自足、自产自销,讲求物美价廉。而在结婚、送丧的事上,他们的消费却又表现出惊人的一反常态的铺张浪费。婚娶对于西北贫困农村农民来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大事,人们往往为婚嫁耗尽他们一生累积的钱财,有的甚至债台高筑,在婚后几年、十几年的劳作都是为了偿还“结婚钱”。有些家庭为了节省开支或是迫于无奈,就采取换亲、童养媳或是近亲结婚的办法。在父母作古时,做晚辈的为了显示“孝心”或显示家族经济实力,也要花很多钱,使本来就拮据的生活更加困难。另外,有些地方的农民兴起了一种炫耀性的消费,人们之间相互攀比非常严重。三轮农用车、摩托车、手机似乎成了人们社会地位高低的标志,他们的消费考虑的不是消费品的用途与作用,而更多的理由是“人家都有我没有,让别人笑话!”、“哪怕是让放着,搁坏了,也不能让别人小瞧了我”。从经济学的角度说,消费与积累应该在合理的范围之内,以利于生产和发展。但是这种不合理的消费,破坏了积累与消费的平衡。由于消费资金的支出过大而导致积累资金减少,这阻碍了人们在生产领域的投资,致使农村发展资金的匮乏,延缓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4、听天由命的人生观。

由于长期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饱受贫困的折磨,许多村民形成了很强的宿命感,他们已经习惯于过贫困的生活,社会参照系过低,不愿意与社会上地位高、经济富裕的人比较,不愿意离开养育了他们的贫困环境。“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人比人,活不成”就成了他们自我心理平衡的藉口,久而久之,就成了他们的人生箴言。面对贫困,他们奉行一种无为哲学,听天由命,无可奈何的忍受贫穷。他们对传统地域文化和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方式有着执著的偏爱和迷恋,而对外部世界、外部文化有着本能的敌视和排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以同样的方式过这同样的生活。当这一状况变成一种习惯的时候,他们无奈的自卑就逐渐变成了简单的满足。于是他们不再有热情去改变他们的生活,甚至会成为维护既得生活秩序的保护力量。这种听天由命的人生观,缺少敢为天下先的开拓创新精神,严重束缚了西北贫困农村的经济发展。

5、不经济的时间观。

在大城市,人们普遍奉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观念,过着与时间赛跑的忙碌的生活,快节奏、高效率,争分夺秒地为幸福的生活努力。而在西北贫困农村,人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因而时间观念差,生活节奏慢。在他们眼中,时间是很多的,何必着急呢?“活儿今天干不完明天再干”,“迟早都是我干,迟早都能干完,急有什么用?”在农闲的时候,人们彻底地闲了起来,串门子、晒太阳、闲侃、围火炉、喝酒、打麻将便成了理所当然的休闲方式。从秋收后到来年春耕,日子便在这种无所事事中度过,他们不考虑利用农闲时间务工经商搞点创收,而是将大量时间浪费到对来年耕作的等待中,这种甘于贫困的态度磨灭了他们对未来的追求,使农村劳动力在市场激烈的竞争中处于劣势,严重的阻碍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二、文化扶贫的必要性与迫切性

贫困文化作为一种社会存在,是一个巨大的社会文化效应场,特别是其中的文化传统有着强大的辐射、遗传力和惯性,它常常表现出一种内控自制的慢性运动,作用和影响社会生活多个方面,造成多种不同的社会效应。贫困文化是一种力量,一种创造新的贫困,以及与贫困相应的精神匮乏、缺乏成就的动机、缺少自强精神的力量,它使人们丧失了人生价值的合理性追求、泯灭了改变现状的信心,消磨了战胜贫困的意志,扼杀了创造新生活的任何精神动力。

事实上,贫困的本质规定是一种恶性循环,贫困和贫困文化的恶性循环是影响当前西北农村发展、脱贫致富的主要障碍。这种贫困文化一旦形成,便使身处其中的人们因受其熏陶而缺少向上流动的动力,成就动力低,进而接受很少的教育,使他们就业竞争力薄弱而只能从事低收入的职业,最后变得更加贫困。贫困人口在这种贫困文化周而复始的循环模式中很难摆脱贫困的缠绕。

伴随着现代化的脚步,人类社会即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即以科学技术为核心的增长点,以智力型无形资产取代物质型有形资产成为经济发展的关键的知识经济时代,在这种大背景下,贫困地区的智力水平的提升与文化素质的提高显得更加重要,文化扶贫战略迫在眉睫。

实践证明,单纯的物质扶贫不能从根本上医治西北地区的贫困。中国西北贫困农村的扶贫工作,要根据本地实际存在的思想保守、观念落后、文教事业落后等贫困的根源入手,坚持经济扶贫与文化扶贫相结合的方针,把改造生产、生活环境与改造观念、精神想结合,真正实现从过去“输血式”救济、被动扶贫转化为“造血式”、主动的扶贫。   

三、文化扶贫的战略选择

1、大力发展农教事业,树立“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和全面素质教育的观念,努力提高贫困农民的文化水平。

经济社会的发展是以人的发展为前提的,而人发展的条件之一就是要有理性、有知识。现实证明,教育在农民转变观念、转变生产生活方式、开拓视野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文化素质的高低将成为能否脱贫致富的关键条件。扶贫扶人,扶人扶智,扶智扶教育。农村要想摆脱贫困,必须大力发展农教事业,充分发挥教育在西北农村脱贫致富过程中的先导性、基础性和全局性作用。因此,政府部门必须大力增加对农村教育事业的投资,改善办学条件,加强教学硬件建设;普遍实行免费义务教育,努力促进教育机会的均等,让学龄儿童充分接受现代文化知识,使贫困文化不能代代相传,从而斩断贫困文化的延续;提高教师政治、经济地位,从根本上避免拖欠教师工资的现象;提高学龄儿童入学率,控制辍学,逐渐减少文盲与半文盲率;根据当地实际,大力兴办职业中学、农民职业技术学校等。同时,应鼓励社会团体等各方面的力量,积极投资农村教育事业,促进农村教育事业的发展;动员全社会多方面关心、支持贫困农村,加大贫困人口社会化,继续社会化的力度和范围,逐步提高贫困人口的整体素质,为贫困地区脱贫致富打下坚实的文化基础。

2、加强贫困地区基层干部队伍管理,逐步提高基层干部队伍的整体素质。

乡村干部担负着农村地区的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各项事务的领导和管理重任,是我国新时期乡村建设的骨干和中坚力量。他们的工作性质和其所处的位置,决定着他们要比其他农民具有更高的文化素质、对社会形势具有更全面深刻的判断力。可以说乡村干部的整体素质如何,直接影响到当地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乡村干部队伍建设是决定贫困地区能否尽快脱贫致富的关键因素。在西北地区的贫困农村中,有些地方领导干部缺乏开拓进取精神,人治化管理、形式主义、腐败现象严重,使人民群众苦不堪言,进而压制、打击了人民群众的自信心和进取心,使脱贫变得更加困难。因此,建设一支高水平的乡村干部队伍显得尤为重要,是实施贫困地区脱贫致富战略的重要环节。加强乡村干部队伍建设,关键在于提高其整体素质,使其在政治、思想、道德、文化等方面“脱贫”。具体应做到以下四点:第一,加强政治理论学习和形式任务教育,提高乡村干部的政治素质。第二,加强思想道德建设,培养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应具备的现代意识的现代道德。第三,提高乡村干部的科技文化素质,增强乡村干部队伍的实干能力。第四,建章立制,保持乡村干部队伍能廉洁高效地运转。

3、多渠道、多形式、多层次地优化、转变贫困人口的价值观,强化贫困人口的心理素质,逐步转变贫困地区人口的生产、生活方式。

(1)积极引导西北地区贫困农村群众克服贫困文化心态,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创新思维,树立坚定的信心和勇气,克服“等、靠、要”的依赖思想,树立强烈的脱贫致富的欲望,牢记“发展才是硬道理”,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作风,充分利用国家和社会的支持和帮助,苦干实干彻底摆脱贫困、改变落后面貌。

(2)加强城乡之间、经济发达地区与贫困地区之间的交流,使物质、技术信息与文化等通过社会互动得到有效的传播,进而活跃贫困地区的文化。在封闭的自然、人文环境中要脱贫,要发展,就必然意味着某种程度的文化移入、文化冲击以及与之伴生的文化失调与重构。外来先进的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移入,如果能够在贫困地区找到相互结合的原点,就会极大地促进落后地区的发展。为此,国家可以建立对口扶贫,帮贫制度。定期组织科技推广与脱贫致富报告会,充分发挥“劳模”、“先进”、“能手”的模范带头作用,逐步使贫困人口树立起自信心,树立自强、自立、自尊的观念,使他们彻底走出贫困文化的泥淖,以求得个人、家庭、乃至整个地区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

(3)逐步加强贫困地区文化建设,发展贫困地区公共文化设施和大众传播媒介。第一,必须把文化设施建设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做到县有文化活动中心,乡有科技文化阅览室,村有文化活动室,交通道旁有阅报栏。使稍有文化的农民能够通过阅读了解并传播来自各方的信息,包括党和国家的政策、法令、生产科技知识等,使封闭中的农民群众逐步实现人的现代化,使扶贫转变为一种促使、帮助贫困人口开发自身智力资源为主的,追求自身和内源性的创造型发展战略。第二,要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弘扬以爱国主义精神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特别要加强对青少年的思想道德教育。积极开展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加强农村、社区和乡镇企业等基层文化建设;倡导科学、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进一步发展文学艺术、新闻出版和广播影视业,实施精品战略,提供更多健康向上、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精神文化产品。第三,西北贫困地区的各级政府应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大力发掘本地区优势产业,积极推动文学艺术、旅游、民间工艺、民俗文化等文化资源开发和文化机制创新,加大对公益性文化事业的扶持力度,完善文化产业政策,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促进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共同发展,使文化产业的发展成为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新的增长点。

4、逐步取消城乡壁垒,积极鼓励、合理组织农村剩余劳动力的非农化转移,推动农村城镇化和非农业的健康发展。

(1)农村城镇化是我国农村现代化的重要策略,也是农村贫困人口现代化的重要途径。只有彻底取消城乡壁垒,进一步深化与户口连带的各种福利制度改革,消除城乡户籍所具有的在身份、待遇等方面的特殊功能及其不公平性,实行城乡居民在就业、教育、医疗和保险制度上的平等待遇,才能逐步抚平农村贫困人口的城乡不公平意识和自卑情绪,增强农民的抵抗风险的能力,使他们走出贫困的人文、自然环境,参与公平竞争,接受外面世界新生事物的洗礼和冲击,拓展事业、改造自我。

(2)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是解决农村贫困问题的重要途径。西北农村贫困人口拥有的最主要的资产就是他们自己的劳动力,这是他们的比较优势。剩余劳动力的非农化转移,不但能提高他们的收入,使他们接受外面的先进文化,而且能提高留在农村的劳动者的劳动力相对价值。

参考文献:

[1]郑杭生:《社会学概论新修》[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

[2]郇建立:《农村的贫困、贫困文化与脱贫》[J],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6。

[3]吴理财:《论贫困文化》[J],社会,2001,8。

[4]李 强:《中国扶贫之路》[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7。

[5]韩永清、徐永平:《浅谈贫困文化》[J],内蒙古科技与经济,1999年科技文献版。

[6]贾俊民:贫困文化:《贫困中的贫困》[J],社会科学论坛,1999,5-6。

[7]辛秋水:《走文化扶贫之路—论文化贫困与贫困文化》[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