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文化 >> 农民素质 >> 正文
 
    新农村建设应重视农民的心理和谐
2014年07月04日 | 作者:陶跃宏 | 来源:辽宁行政学院学报 2011 年第5期 | 【打印】【关闭

我国目前正处于一个社会的全面转型时期,社会竞争加剧,社会流动加快,阶层分化出现,社会各类矛盾增多,相对过去较为稳定平衡的社会关系和格局,社会群体尤其是农村农民群体面对社会的变化、利益的分配不公、收入差距的扩大和社会地位的急剧下滑产生了诸如矛盾冲突、心理灰暗等心理问题。当然这也与农民群体在历史上经受长期经济贫穷的困扰、文化落后的制约和集权政治的束缚,没有经历民主法制的熏陶和发达的科技文化的教化有密切关系。一方面,农民阶层处于国家社会转型时的破旧与立新的过渡期,其价值观和心理模式受到冲击并逐步被破坏。另一方面,农民阶层与现代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与法制相适应的现代农民心理模式尚未建立和定型。因而随着市场机制作用范围扩大,农村社会约束减少,农民的权利、自由和流动性增大,农民以往普遍被禁锢的个性,长久受到压抑的欲望得以激发与释放,农民群体心理方面存在的问题便大量出现。

一、当前农村农民群体的主要心理问题

第一是低认知心理或“愚昧心理”。即主体的认知水平低下,表现为由于人的受教育程度低,见识的浅乏,能力不济等造成的生活实践能力低下。如履行社会权利和义务的责任心差,缺乏群体的沟通和交流,社会参与程度低,这也就是常说的“素质欠缺问题,”普遍地表现在农村农民群体中在道德素质上观念与行为背离;意志品质上的耐受与抑制个性;情感品质上的敏感、掩藏和挫折倾向;知识的欠缺、技能的缺乏。这或许有文化传统的影响,也根源于农民群体总体上受教育程度偏低,处于社会低层以及与现代社会的融合度较低有关。

第二是病态心理,也称之为心理不健康或亚健康和心理卫生问题。这是一种扭曲的变态的心理表现,在行为和言语上反映出来。农民群体中病态人群有逐渐增大趋势。据心理学研究材料显示,目前中国至少有6000万人患有心理疾病,而农民是其中的主体。有病态心理的人一般的表现是不能接受自己或他人,缺乏心理认同感,容忍与包容性差,适应环境困难,心理灰暗,缺乏理性情绪,思想荒诞,行为怪癖,往往具有反社会、反他人、反自身的人格心理特征。

第三是依附从众心理,这种心理是中国农民的传统心理行为,甚至固化为一种中国农民的人格特征。在农村中主要表现为没有思想主见,缺乏行为能力,附和他人,只有依靠别人才能生存。不敢标新立异,甘于守旧、贫穷和落后,习惯从众跟风,做事随大流。在农村,有相当一部分农民缺乏独立生存能力,过分依赖农村集体保障和扶贫。这种现象非“懒惰”二字可解释。

第四是迷信迷茫心理。这是目前农村中农民群体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问题。所谓迷信是指人对所谓的神灵的崇拜心理,是一种盲信、偏执,对不真实存在的东西坚信不移,并带有强烈感情色彩。而迷茫是指人缺乏信仰,精神丧失寄托,前途渺茫,没有理想和人生目标的一种茫然无措的心理状态。迷茫和迷信是联系在一起的,因为迷茫所以迷信。因为现实的无奈导致心理的扭曲和偏执,而无法得到一种解脱。加之农村农民群体的低认知状态,精神空虚,意识不清,用幻想代替现实来满足心理需要,因而大量的迷信活动出现。有的宗教、邪教组织利用这种心理蛊惑人心,灌输渗透,使相当一部分农民对神灵信奉有加,痴迷其中。这种心理显然同社会发展文明化趋势是格格不入的。

第五是双重人格心理。人格是人整体表现出的稳定的心理与行为特征。而单一人格是指人的心理和行为一致,不存在矛盾和冲突。双重人格心理是指人的心理和言行不一致或背离。在心理学上称之为人格的分裂和异化。目前农村中农民群体中部分人表现出言不由衷,口是心非,表里不一,不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说话做事总是拐弯抹角,揣摩和迎合别人的心理。无论从道德层面,还是从心理健康层面以及人际关系方面,这都是一种不良的心理表现,也是一种畸形社会化现象。

第六是人际冷漠心理。这在农村表现为大多数农民对公共活动事务和人际关系持一种冷漠、消极、不参与的态度。具体表现为村民对政治、组织活动的冷漠,对村组及至乡镇政府的信任感下降,对公共事务的不参与甚至对立,对流动人员尤其是外来人员的冷漠,村民邻里之间紧密性、亲密程度的下降等等。这种心理的产生与我国农村文化传统和现代农村社会出现的变化有关。表现在农村文化传统上的是小农经济形成的小农心理;表现在现代社会变化上的是市场经济的推行,社会阶层的划分,价值观念的变化引起的焦虑心理、挫折情绪、相对剥夺感以及压制逆反心理等。农村人际关系冷漠化是构建农村和谐社会的一大障碍。

二、调适农村农民群体的心理问题

心理问题要解决就需要心理调适。选择有效的途径和方法来引导和调适农村农民群体心理失衡问题,对社会稳定和发展,构建农村和谐社会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第一.分析当前我国农村生活状况和农民心理压力,及其所承受的隐性负担。首先,我们要正视当前农村的生存状况。随着城市化、城镇化步伐加快,农民在城乡结构中的地位逐渐被边缘化,农民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各方面的权利不断弱化。诸如,农民唯一赖以生存的承包地被征用,祖坟被捣毁与迁徙,住房无法新建,许多农民有病不医治,几乎没有文化活动等等。大部分农民成为了“种田无地、上班无岗、低保无保”的“三无”游民,主体信仰和文化活动有所制约。从这个角度,就能很好地解释当前“多投入多矛盾、大建设大上访”的现象了。其次,我们要正视农民的发展期望,包括子女就学、就业与社会补偿、保障等主要内容。目前,在我国依然存在的“城乡二元”教育模式,长期实行的财政投入、办学条件、师资安排、幼儿教育等等主要项目的悬殊,显然无法满足农民接受公平和均等教育的起码需求。由于教育水平的差距,势必带来就业和再就业的落差。即使一些青年“跳出”农门,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没有背景,没有人际关系,随之陷入无可就业的境地。而失地农民的经济补偿、生活保障、老年供养等实际问题,还没有明确地落到实处,或者久拖不决,使农民所承受的各种压力,往往导致大部分农民对当前农村政策的疑虑和抗拒。再者,农民外出经商与就业,离乡背井所承受的身心压力,以及留守妻子、儿女,她们所承受的生活负担、就学压力和感情危机、安全感缺乏和家庭风险等等,都成为了当前农村不稳定和农民隐性负担的主要表现。

以上三个层面的情形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政治上的无望,经济上的无力,文化思想上的无味,生活上的无奈与未来展望上的无盼。

第二.着眼于关注农民心理和谐,尊重农民主体意识,科学合理地推进新农村建设。首先,重视农村,关怀农民,真心实意地推行新一轮的农民“温暖工程”。多站在农民个体与整体的位置看现状,想问题,谋发展,切实推行新一轮农民“温暖工程”。继续开展“送戏下乡”、“文化、科技下乡、家电下乡”等活动,进一步规范党支部结对活动,开展面向农民的专项政策咨询与专题讲座,推行面向农村与农民传统伦理道德的教育与研究资助工作,安排普通农民代表参加一些重大的议事活动或听证会议等,从而让农民们真切地感受到党委政府的决心、信心和耐心。其次,挖掘潜力,依靠农民,同舟共济地创造农村美好家园。要清醒地看到在农民的汪洋大海里所蕴藏着的无穷智慧、深厚情感和巨大力量,前提就看我们如何去挖掘、引导与动员。应该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重视他们的纯朴愿望与心理情感,满足他们对乡土的深厚情结与宗族情怀,挖掘他们在宗族联谊、商脉相通、海外沟通、慈善事业等方面的先天优势,并予以正确引导,共同创造农村和农民的幸福感和满意度。再次,反馈农村,注重公平,切实关注农民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农民朋友是最讲实际成效的。今天他没饭吃,你给他饭吃,他就拥护你;明天他没房子住,你给他解决,他就感恩戴德。这就提到一个问题,要关注农民的眼前利益。农民们要修路,你却给他“送戏下乡”,他就不欢迎了;他要听戏听鼓词,你却要建图书馆,那就劳民伤财。当然这中间涉及到先进文化与核心价值观的推行问题,但要因地制宜,掌握时机,做好结合文章。要提倡“一村一策”,不要“撒芝麻”,即活用科学发展观,尽快解决农民眼前困难。当前,要尽快研究改进“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农民意愿与成效问题;加大农村幼儿教育扶持力度;尽快解决农户住房建设与新农村规划的协调问题;加大农村公共文化设施建设与宗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承问题,等等。同时,也要研究考虑农村的长远发展问题。比如,考虑乡镇之间的重复建设问题,城区与农村的定位问题,城中村的财产保值增值问题,农村党组织建设与农民的民主权利问题,干部满意度考核测评的广度问题,等等。只有各级党委政府与职能部门切实地关注农民的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并通过一定的程序与渠道,公之于众,共同解决,共同监督,才能更好地缓解农民的各种心理压力,我们的新农村建设才能名符其实。

第三.引导农民进行自我心理调适。农村农民群体表现出的心理问题一般是通过独立的农民个体表现出来的,农民个体心理问题通常又是自我调适能力较弱,心理素质较差,科学知识缺乏造成的。由于对农村环境变化的不适应使农民产生心理困惑、迷茫、矛盾冲突等心理问题并由此而出现心理失衡和行为偏差。要提高农民群体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其要旨是引导农民依靠调整、控制自己的心理和行为来适应变化的社会环境。农民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在社会生活中他们遭受到的苦难、经历的挫折。由此提高和增强农民群体的抗挫折和心理承受能力是很重要的。农民所处的农村社会会出现的社会问题,如腐败、犯罪、赌博、拐卖妇女儿童、贩毒、吸毒、封建迷信、卖淫嫖娼等,要引导农民正确对待这些社会问题,这是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相信改革发展的深入,大部分问题都会得到缓解、限制直至解决。从农民个体状况来看,更重要的是提高文化素质,提高个性修养水平,摆脱愚昧状态,增强见识,开阔眼界。文化素养和个性修养较高的个体,能够适应变革的环境,能够了解自我,接受自我,能够洞察社会变化和事物发展过程。面对社会问题能进行自我心理调适。农民群体在提高个性修养方面要注意把个人目标与农村集体目标结合起来,形成积极的生活态度,知足、乐观、自信。保持稳定情绪,约束控制自己言行,建立融洽协调人际关系,进行适当心理保健,并获取和接受社会支持。

综上所述,农村农民群体存在许多心理问题,但存在问题是正常的,只要我们能坚持科学研究分析的态度,用系统工程方法建立农村农民心理调适工作系统,引导农民进行自我调适,重视开展农村社会总体调适,依照这个思路,解决农民心理中失衡、失偏、困惑问题,对维护农村社会安定,构建农村和谐社会能起到建设性的作用。

参考文献

1虞云耀.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J].理论动态. 2005年3月20日. 1665期

2谭同学.流动人口与半封闭型村庄的秩序整合[J].社会2003年第8期

3雷洪.胡涛村委会选举中选民的公共冷漠[J] .社会. 2003年.第6期

4景怀斌.“人的文化心理与现代化”[M].人民出版社2005年5月.第1版

5吴忠民.重视社会焦虑[J].南方周末2002年1月31日第16版

6王瑞华.当前涉及农村干群关系的若干理论问题[J] .社会2003年第2期

7陈仲庚.张雨新编著.“人格心理学”[M] .辽宁人民出版社. 2009年9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