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文化 >> 文化传播 >> 正文
 
    试论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变迁的影响
2014年04月23日 | 作者:林成策 高艳峰 | 来源:齐鲁师范学院学报2013年第1期 | 【打印】【关闭

人类社会在不断地发展变化,文化也在不断地发生变迁,研究文化变迁的规律,对社会文化的健康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拟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变迁的影响,既讨论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互化与融合的影响,又探讨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冲突与整合的影响。

一、文化变迁的涵义及其形式

文化变迁是指文化的内容与构成方式所发生的一切变化。文化内容就是所有的文化特质; 文化的构成方式包括文化的类别构成、层次构成、位置构成等。文化的内容变迁与文化的构成方式变迁是相互联系互为影响的。文化内容的变迁往往会引起文化构成方式的变迁。而文化构成方式的变迁,或者要求文化的内容必须发生相应的变化,或者意味着文化的内容已经发生了变化。例如,一个没有飞机的国家有了飞机,其文化的构成方式必然会发生一定的变化,会出现机场、飞行员、空姐等。一个社会的发展历程,起初会比较重视经济的发展,当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物质财富丰富了,文化艺术就会受到社会的高度重视,文化的位置构成方式发生了变化,那么,就可能创造出或引进更多的新文化特质。

文化变迁有文化渐变和文化突变之分。文化渐变指文化处于演化阶段时,变化速度较慢的文化变迁形式; 文化突变指文化的内容和构成方式急速发生飞跃变化的文化变迁现象。

在文化的变迁过程中,会伴随着文化涵化、互化和文化融合,文化冲突和文化整合等现象的出现。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文化系统,经过长期的接触之后,一个文化系统接受另一个文化系统的文化特质的现象,被称为文化的涵化。然而,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文化系统接触的过程中,纯粹单方面的一个文化系统接受另一个文化系统特质之现象,几乎是没有的。文化涵化都是相互的、双边或多边的。文化的这种双边或多边的涵化,就是文化互化。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文化系统经过接触之后,各自被迫或自觉、或不知不觉地改变自己的部分文化,在此基础上混合形成一个新文化系统的文化变迁形式,就是文化融合。

文化变迁的过程,从来就不是风平浪静而不发生任何矛盾、对抗和冲突的过程。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阶级的文化以及不同时期产生的文化,往往存在着价值观、文化意识、社会规范及文化心理等方面的对立。如一种理论与另一种理论的对立,一种道德与另一种道德的对立,一种禁忌与另一种禁忌的对立等。这一切使文化在变迁时,在互化、融合过程中,随时都会出现文化冲突。文化冲突是造成文化急剧变迁的主要原因。

无论是在文化渐变和突变,互化和融合的过程中,还是要解决文化冲突,都有一个使各种新文化之间,或新文化与原有文化之间相互适应、调和而趋于一体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文化整合。文化变迁中的文化整合,有时是自然而然地进行的,有时是人们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的。人类进入当代社会后,为了减少文化冲突带来的损失,使文化变迁顺利进行,从而使文化不断地发展、进步,大都十分重视有计划、有步骤地健全文化系统的整合机制,搞好文化整合。

二、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互化与文化融合的影响

当一个地区的人口迁移流动到另一个地区,拥有不同文化的两个人口集团之间就必然会发生接触,文化的涵化、互化与文化的融合过程就开始了。人口迁移流动导致文化互化与融合的根本原因是新迁入人口拥有的文化和迁入地人口拥有的文化存在着差异。两种或几种不同的文化相遇,必然会产生涵化、互化、融合甚至冲突。人口迁移流动,导致了两种或多种文化相互接触,相互涵化和融合,形成吸纳、整合、兼容、创新的文化变迁过程。文化互化与文化融合是指两种或多种不同文化接触而导致的文化变迁形式。不同文化的接触是文化沟通和交融的前提,是最直接、最早的文化变迁方式,是一个历史的流程,是人口迁移流动所促成的,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不同文化人群的相互渗透,包含了语言沟通和工具实物的交流,生产方式、生活习俗的相互影响。经过沟通、交融、借取移入新的文化因子,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的文化系统。历史上,由于人口迁移流动的原因导致不同文化之间的互化与融合,形成新的文化系统的例子举不胜举。诸如山东、河南、河北等地的人们闯关东,关内人口的大量迁入,带来了各自的文化,如胶东文化、豫东文化、燕赵文化等,这些移民文化与东北传统文化之间通过涵化、互化和融合的过程,构建了多元的关东文化; 山西、陕西、河南等地的人们走西口,占移民比例极高的山西移民,作为文化传播的主要载体,将山西的晋文化带到了内蒙古中西部地区,晋文化作为农耕文化的一部分,通过人口迁移,与当地的游牧文化进行涵化、互化与融合,形成富有活力的多元的西口文化; 美国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国家,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民族的移民,带来了本民族文化的同时,也在逐渐地接受其他民族的文化。由于各民族长期在一起生活,不同民族的文化得到了充分的交流和融合,再加上互相通婚的结果,终于在这块本来属于印第安人的土地上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美利坚民族,一个新的多元的美利坚文化也因此产生。

文化涵化、互化与融合的前提是文化之间的沟通。从信息论的角度看,文化沟通就是信息传递和交流的过程。文化沟通不同于两套设备之间的简单“信息传输”,其中每一个文化个体都是积极的,一个文化个体可以发出信息,传播自身的优势; 也可以接受信息,吸收其它文化的长处。因此,人际沟通过程不是简单的“信息传输”,而是一种文化信息的积极交流。文化沟通是在不同文化的相互作用下,各自挖掘对方与自己暗合的心理素质,找出差距,重新构建一种适合于社会和本民族文化发展的心理组合,以增强本民族文化发展的心理素质及对突如其来事件的承受能力和容忍力。

文化沟通必须寻求一种信息传递的媒介。文化的传播媒介很多,如语言、人、物品、艺术、宗教、庙宇、教堂等等,它们都是文化的传播媒介。人作为文化传播的媒介是通过人口迁移流动来发挥作用的。在文化传播的各种媒介中,人口迁移流动是最重要最基本的,在古代文化的传播过程中其作用更大。文化的传播离不开人,在今天科学技术已经相当发达的情况下,虽然现代的传媒在传播文化中已经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但是它仍不能取代人的作用,因为人是文化中最活跃的、最积极、最忠实的一个载体。在人口的迁移流动过程中,人们不仅交流信息,而且交流思想和情感。如果没有信息、思想和情感的交流,迁入人口与迁入地人口之间互不理解,互动、沟通就无法进行。在跨文化的人口迁移流动过程中,双方或多方只有对彼此的文化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有足够的了解,才能够顺利地进行沟通和互动。由于人口的不断迁移流动,造成文化的不断沟通和交流,两个或几个完全不同的文化经过长期接触,他们相互采借、适应,彼此都发生了改变,这就导致了文化的涵化、互化和融合。这种现象,英国学者称之为“文化接触”,美国学者则喜欢用“涵化”,我国有的学者则喜欢把双边或多边的涵化称之为“互化”,如果在涵化、互化的基础上混合形成一个新文化系统,则称为“文化融合”。

人口迁移流动有自发( 自愿) 与强制( 被迫) 之分,自发性人口迁移流动的原因一般是经济性、学习性或生活性的,主要为了改变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有选择的自由,一般是从贫穷落后地区迁移流动到富裕发达地区;强制性人口迁移流动的原因则主要是政治性的,诸如政治迫害、民族与宗教迫害、大规模战争、殖民掠夺、屯军戍边等,迁移流动的人口没有选择的自由,是被迫的。这两种类型的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的涵化、互化以及融合的影响既有相似的方面,又有不同之处。

自发性的人口迁移流动,或为了工作,或为了学习,或为了婚姻,人口自发迁移到另一个地区,人口作为文化的载体,必然带来经济文化的交流,双向选择学习对方的先进文化,人们都在自由、平等、有选择地吸纳自己民族文化发展所需要的东西,文化的涵化与互化现象也就自然而然地发生,时间长了,新的文化系统也会形成,文化融合的过程也出现了。自发性的人口迁移流动,具有普遍性和广泛性,是最常见的人口迁移流动现象,所以,这种人口迁移流动现象对文化的涵化、互化与融合的影响最普遍、最广泛。世界越和平,社会越进步,这种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涵化、互化与融合的影响就越大,反之亦然。自发性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涵化、互化与融合的影响,是文化涵化、互化与融合的一般形式,是一种渐进式的文化变迁。这种文化的变迁形式,既是文化内部发展的一种需要,又是内部文化与外部文化接触过程中相互影响的结果。

强制性的人口迁移流动多为政治因素所导致,由于人口迁移流动的规模大,强制性强,速度快,无论对迁出人口的文化还是对迁入地人口的文化都会产生深刻的影响,文化的涵化、互化乃至融合在所难免,可能在开始的时候会伴随着对抗与冲突。强制性的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涵化、互化与融合的影响,是文化涵化、互化与融合的特殊形式,是一种突变式的文化变迁。这种文化的变迁形式,是借助于某种有影响的外部力量的推动作用,促成不同文化之间的有效交融,甚至强迫一方吸收、移入某种文化,外部力量在这里起到了很大作用。

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涵化、互化与融合的影响,其自发性与强制性之分是相对的。有时候两种形式的人口迁移流动是相伴发生交替作用的,有时候不同人群是在不同的意愿下同期发生迁移流动的。建国以后,我国为开发边疆提供文化技术和劳动力,不仅对东北,而且对内蒙古、新疆、青海、西藏等都进行了有组织有计划的移民,为发展水利事业而组织的库区移民也很多。这种有组织有计划的移民一般是经过动员,迁移者本人同意的人口迁移行为。这种人口迁移流动虽然从迁移者本人来讲不是强制性的,但它的确不是自发性的人口迁移流动,属于一种混合性的类型。从这种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涵化、互化与融合的影响来看,它是借助于有影响的国家力量的推动作用,促成不同文化之间的交融,使文化产生涵化、互化和融合的。从对文化的作用来看,这种形式的人口迁移流动更类似于强制性的人口迁移流动。

三、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冲突与文化整合的影响

(一) 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冲突的影响

不同文化系统之间在价值准则、风俗习惯、社会制度等方面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差异,而差异本身是导致矛盾冲突的根源。人口迁移流动之所以会影响文化冲突,是因为人口的迁移流动将不同人口集团拥有的文化系统带到了一起,使两种或多种不同文化系统发生了接触,文化冲突现象的产生就成为必然。一个人口集团带着本民族的文化,从本民族所在地区迁移流动到另一个民族所在的地区,必须面对两个拥有不同文化系统人口的文化考验,或是拒绝,或是接受,或是在双方的冲突中消除隔阂,取长补短,达到新的融合。接受外来文化的民族,其成员先已存在成见,即心理学上所讲的“心理定势”,它本身具有促进或阻碍接受任何新的文化特质的可能性。另外,表面上看虽无关紧要,但有技术效能的文化特质的传入和接受也会导致文化冲突。我国企业引进国外的先进设备,导致大量工人下岗,多年的“铁饭碗”被打破,这可以看作是文化冲击而引起的冲突。文化冲击是指一个缺乏思想准备的人置身于一种陌生的文化环境中产生的反应。这种冲击会使个人或社会产生激烈的文化冲突。它使个体被迫去尽力对付不熟悉的、无法预测的关系和事物,各种生活方式必须加以改变; 它使社会也不得不改变其组织方式和控制方式,以适应变化了的新环境。事实上,对任何一个民族来说,对外来文化的容忍度和承受力都是一定的。如果低估了这种容忍度,群体在制定政策、改造自身时会趋于保守; 如果超越了它,则会引起程度不同的文化反抗,甚或使文化发展的连续性中断,导致文化断裂。当然,容忍度和承受力是可以变化的,文化系统是一个逐渐开放的过程,也就是其容忍度和承受力逐渐加大加强的过程; 相反,如果是一个闭关锁国的民族,他们的神经必定是敏感而又脆弱的。

自发性的人口迁移流动和强制性的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冲突的影响是不同的。自发性的人口迁移流动,迁移者是自愿的,自由选择的,是自主做出迁移流动的决定的,他们在心理上对迁入地的文化是有准备的,事先对迁入地的文化也是有所了解的,文化上的抵触情绪相对较少,文化上的冲突程度相对较轻; 强制性的人口迁移流动则相反,迁移者是被迫的,不自愿的,迁移决定不是自主做出的,是被强制迁移到新的地区,对迁入地的文化环境既不了解,也没有心理上的准备,文化上的抵触情绪必然较大,产生较激烈的文化冲突就实属必然。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冲突的影响在空间上主要表现为城乡之间的冲突和地区之间的冲突。人口迁移流动的主要形式之一是大量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迁移,即人口城市化的过程。由于城乡文化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城乡文化的冲突就在所难免。城市文化的主要特点是人口集中,异质性强; 经济和其他活动频繁; 具有各种复杂的制度、信仰、语言和多样化的生活方式; 具有结构复杂的各种群体和组织; 家庭的规模和职能缩小,血缘关系淡化,人际关系较松散; 思想、政治、文化相对发达。农村文化的主要特点是: 人口密度低、同质性强,较少流动; 经济活动简单; 风俗习惯和生活方式等受传统势力影响较大; 组织结构简单,职业分工远不如城市复杂; 家庭在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血缘关系浓厚,人际关系密切。大量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农村文化与城市文化发生了接触、摩擦、冲突和交融,使城乡文化特别是农村文化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迁,城乡人口迁移对农村文化变迁的影响最为显著。城乡之间的文化冲突除了各自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不同所造成的差异外,更多地表现为进步与落后、文明与愚昧的冲突,而最基本的则是由于生产方式的不同而产生的冲突。地区之间的文化冲突最典型也最为国人关注是中西文化的冲突。由于中外人口之间的迁移流动和相互交流,有着较大差异的中西文化发生了接触,产生摩擦和冲突也就在所难免。文化冲突是以民族文化的差异为基础而展开的,不同的内容、不同的发展形式、不同的发展阶段,决定了文化冲突的进程和趋向。关于中西文化的差异,我国著名社会学家严复从历史观、伦理观、政治观、民俗观、学术观和自然观各个方面作了比较全面的描述: “中西事理,其最不同而断乎不可合者,莫过于中之人好古而忽今,西之人力今而胜古; 中之人以一治一乱、一盛一衰为天行人事之自然,西之人以日进无疆,既盛不可复衰,既治不可复乱,为学术政化之极则。”“中国最重三纲,而西人首明平等; 中国亲亲,而西人尚贤; 中国以孝治天下,而西人以公治天下; 中国尊主,而西人隆民; 中国贵一道而同风,而西人喜党居而州处; 中国多忌讳,而西人众讥评。其于财用也,中国重节流,而西人重开源; 中国追淳朴,而西人求欢虞。其接物也,中国美谦屈,而西人务发舒; 中国尚节文,而西人乐简易。其于为学也,中国夸多识,而西人尊新知,其于祸灾也,中国委天数,而西人恃人力。”可以看出中西文化的差异是很大的,中国封建宗法社会文化的特质是好古、三纲、尊君、节流、崇俭、谦屈、夸识、迷信天数等,而西方近代国家社会的文化特质是进化、平等、隆民、开源、崇奢、发舒、亲知、依靠人力等。正是这种文化的差异,导致了文化的冲突。各种文化整体共存于一个世界,就必然会互相接触、交流,导致冲突,并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和特定的环境下达到融合,从而诞生出新的文化形态,把人类文化推向前进。不同民族文化的冲突与融合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

(二) 人口迁移流动对文化整合的影响

人口迁移流动使拥有不同文化的人口群体相互接触和交流,不同文化之间会不断地涵化、互化与融合,以及不断地矛盾、冲突与交融,最后各种文化之间,包括各种新文化之间,各种新文化与原有文化之间会出现一个相互适应、相互调和而趋于一体化的过程,这就产生了文化的整合。暴风雨过后将是雨过天晴,文化冲突过后将是文化的相互适应和调和,最后出现文化的整合。文化整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文化之间的差异越大,这种整合的过程越长。人口城市化的不断发展,人口源源不断地从农村迁往城市,越来越多的人适应于城市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农村一些先进的文化也被城市居民接受,城乡文化之间的整合进程就大大加快了。

随着国际人口迁移的不断增多,中西文化之间的整合也在不断进行,但由于中西文化的差异是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中西文化之间的整合过程将是十分漫长的,在很长一个历史时期内,都将保持一个各具特色,求同存异,相互借鉴的状态,当然,从发展的角度看,各种文化最后将走向相互适应、相互调和而趋向一体化的文化整合过程。随着人口迁移流动的不断加强,随着国际之间的交流不断扩大,世界各国的文化将得到充分的传播和交流,各民族文化之间的互化、融合、冲突、整合等过程不断演变,全球一体化是必然趋势,文化一体化也是发展趋向。拥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共同文化特点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各民族之间的差异也将逐步缩小,乃至于逐步消失,形成一个世界统一民族,虽然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地球就是我们人类的共同地域,语言、经济生活、文化及心理素质逐步趋向统一,真正意义上的地球村将会出现。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人口的不断迁移流动将对世界文化一体化的发展起重要的作用。当然,即便是全球文化一体化基本实现了,为保持人类文化的繁荣,不同人口群体仍会拥有自己的文化特色,文化的种类仍然会十分丰富,到时将会呈现出一种求大同存小异的文化格局。

参考文献:

[1] 吴铎,等. 社会学[M].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1992.

[2] 杨善民,韩锋. 文化哲学[M]. 济南: 山东大学出版社,2002.

[3] 王积超. 人口流动与白族家族文化变迁[M]. 北京:民族出版社,2006.

[4] 郑杭生. 社会学概论新修( 精编版) [M].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5] 林成策,等. 人口分布、迁移与城市化[M]. 海口: 南海出版公司,1997.

[6] 佟新. 人口社会学[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