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文化 >> 文化传播 >> 正文
 
    多元文化视角下的文化建设问题探究
2014年05月22日 | 作者:林 强 | 来源:理论界 2014年第1期 | 【打印】【关闭

当代社会的文化多元性特征越来越突出,纷繁的社会理念、多样的价值观交织在一起成为社会矛盾和冲突新的重要起源。区别于以往大量以经济来划分集团之间的冲突,当前越来越多的社会冲突与文化因素相关,或源于文化的分裂性作用的影响,或源于文化统一力量软弱不足以致社会治理不善激发矛盾等。多元文化共存的社会特点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文化建设能力的研究对于适应新的社会形势,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增强政府绩效都具有积极的意义。

一、多元文化并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文化建设的现实基础

1.多元文化表现

多元文化是指在一个社会共同体中多种文化形态共同存在并相互作用的现象。多元意味着不同的社会群体遵从不同的生活方式、思维习惯、行为规范以及价值观念等。同一政治体制下的文化差异主要表现为心理文化向度的差异,而非物质文化和制度文化向度的差异。因而多元文化形态下的社会群体在公共价值上追求平等,在社会心理上趋于认同。

当代中国文化多元化表现丰富,如主流文化、边缘文化、精英文化、民间文化、大众文化;传统文化、现代文化、本土文化、外来文化;都市文化、高雅文化、通俗文化、先进文化等。总体而言,对当代社会影响较大的是大众文化、精英文化和主流文化。大众文化是指利用工业化生产手段批量复制的,通过市场化方式运作的,借助大众媒体传播的,适合都市大众消费的一种特殊文化形态。其特点是商业性、娱乐性、流行性、复制性、通俗性等。这是目前表现强势的文化类型,对主流文化构成挑战。精英文化主要表达知识分子主体的理性思考和理性追求,其有着现实主义批判态度和历史觉悟,关注生存的意义以及生存的体验方式,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它代表一个民族的精神面貌和文明程度,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脊梁。主流文化,在社会中占主导地位,反映国家根本意志、文化取向和价值观念。在当前中国,主流文化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核心的社会主义文化。

文化作为民族精神传承的载体,它首先是社会的,是源自于普通大众的世俗生活的,这是民族文化最深厚的基础。多元文化态势下,摩擦和冲突是常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面临严峻的挑战。

2.多元文化成因分析

第一,文化生成的原因

化是一定经济政治状况在人们心理上的反映。从文化生成的角度来看,既然“事物的多样性是世界的实况”,〔1〕文化自然也不例外,也是多样性的。马克思主义承认文化多样性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特征,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否认文化多样性就是否认文化的社会属性,是不符合文化发展规律的。即使在文化一元化的时代,也不是只有主流文化一种文化,大众的社会文化依然在民间流传,只是不被承认而已。此外,从生物多样性发展经验来看,文化多样性也是人类发展的必然结果。正如国际文化多样性联盟代表米雷耶·盖格纳所说:“文化多样性对于人类来说,就像生物多样性对于维持生物平衡那样必不可少。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化多样性是人类的共同遗产,应当从当代人和子孙后代的利益考虑予以承认和肯定。”〔2〕而中国作为历史最悠久的国家,有着极其丰富的地域性文化生态样式。

第二,经济形态多样化对文化多元性的影响

我国改革开放后在经济形式上突破了传统上高度统一的计划经济形式,走上了多样性的发展模式。经济形式的多样化发展渗透到所有制形式、分配方式、就业方式、生活方式等种种社会生活层面,同时社会结构在改革开放以来也发生了极大变化,社会群体差异日趋复杂,种种变化必然导致人们在价值取向、利益选择、精神需求、生活方式等方面参差不齐,需要不同的文化形式承担不同的社会任务,解决不同的问题。经济形态的多样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这一趋势随着中国的越来越发展而不可逆转,文化的多元性特点也必将日益深刻。事实上,任何发达的社会在文化表现上都必然具有多元化的特点。多元文化既是经济繁荣的体现,也是经济进一步繁荣的保障。文化的多元刺激了社会沟通和交往的需求,产生了经济多样发展的社会基础。而经济的多样发展必然促进多元文化的深化,二者水乳交织在一起。

第三,网络媒介对主体文化参与、文化创造的刺激

伴随互联网技术的日益发展以及网络的社会化普及,大众通过网络进行社会参与的程度和热情都得到极大的提高。互联网技术使信息传播更加及时、快速、便捷,社会大众因此切实生活在资讯的世界里。互联网时代的社会主体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了解他们所置身的世界,也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具参与热情和创造力。这些交流和创造都汇聚成各种类型小文化发展的重要源泉。互联网时代,大量网络文化以势不可挡之势迅速传播。网络文化的潮流迅速席卷网络世界并延伸到现实世界,具有符号意义的网络语言、生活方式成为网络一族参与社会共同生活的方式,文化创造的动力源正在扩展,并具有强烈张力,深刻影响着全社会的文化创造方式。在网络时代,社会主体的文化创造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具活力,也更易获得发布的平台和成长的空间。

第四,全球化的浪潮促进了文化的多样化发展

不同文化之间的接触日益频繁,相互之间增加了了解和对话。伴随通讯和传媒技术的发展,一方面扩展了西方文化在中国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刺激了本土社会主体的文化参与和创造的热情,多元文化的发展既是全球化发展趋势的表征也是本土文化繁荣的必然结果。自改革开放以来,西方文化大量涌入中国,学术界在文化思潮的引介、甄别和传播中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一大批西方优秀文化成果逐渐为国人所熟悉和借鉴,一个新的文化繁荣时期正在到来。中外民间的文化交往也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得以扩大,深刻地影响着社会文化的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社会主体文化参与的热情得以极大提高,参与的渠道得到极大扩展,文化和大众结合得越来越紧密。

二、多元文化背景下文化建设面临的新挑战

1.多元文化价值观对主流文化凝聚力的挑战

在强调单一性文化时代,主流文化获得极大社会认同。人们的利益划分相对平均、思维方式大致相似,情感体验、心理要求的标准有很大的趋同性。在这种背景下,主流文化获得了高度的社会凝聚力。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以及全球化时代的来临,固有的相对封闭平均的社会状态被打破,各种思潮冲击着人们的思想、视野。在纷繁的文化式样中,主流文化的凝聚力受到前所未有的剧烈冲击。如何应对多元文化对于主流文化凝聚力的挑战,是共产党领导文化建设不能回避的重要问题。如何应对主流文化在社会凝聚力上形成的历史落差,理性推动主流文化的发展,在兼容并蓄的基础上使主流文化真正承担起积极引导社会主流价值观,承载社会共同理想的迫切任务,是共产党面临的重要挑战。

2.多元文化对于国家文化治理方式提出的挑战

在强调文化单一性的时代,治理方式相对简单,主要表现为政治要求、行政手段组织等大一统的方式,体现了较强的权力治理模式。多元文化强调平等、自主选择、尊重、宽容、引导等治理方式。在治理主体上,要从政府治理逐渐过渡转向社会治理。这种转型,不仅需要共产党在治理方式上逐渐作出重大调整,更需要在治理理念上作出重大转变。怎样在传统的政党政治认知上逐步放权,相信群众的力量,更好地推动群众的自我管理并逐步走向社会自治,顺利实现治理方式的恰当变更,是共产党面临的重大历史课题。

3.公民文化交往多样性对国家与公民良性关系提出的挑战

在强调文化单一性的时代,国家对公民的控制力较强,公民在主观上也愿意接受国家的控制。因而国家与公民的关系基本稳定。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国家对公民的控制相对减弱,尤其在社会转型时期,更要强调文化的统一性力量,把被支流文化分化了的公民重新纳入到主流文化的覆盖下,重塑国家与公民的良性关系,使公民社会真正成为国家机构之后的坚强堡垒。这客观上要求主流文化应具有强大的凝聚性力量,无论各支流文化容纳了怎样的个体差异,但在社会共同价值观和社会共同理想上,主流文化应能够承担起引领、凝聚和同化的重要作用,覆盖公共权力达不到的控制范围,建设符合国家民族特色的软权力实力。

三、中国共产党领导文化建设依据的原则

1.政治原则

承认文化的多元性不意味着放任自流,而是要在承认这一现实的基础上,提高对于文化引导的科学水平,实现社会文化领域的善治。以中国先进文化重塑主流文化的凝聚力,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文化核心引领作用,在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的前提下增强政府绩效,加强多元文化之间的沟通交流,促进社会善治,实现主流文化对社会共同理想的引领作用。怎样对马克思主义作出历史的、符合时代精神的科学解释,怎样从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读回归到正确认识,不仅在理论上要迈出重大一步,更要推动社会大众在认识上予以厘清,否则就不能发挥马克思主义文化的核心引领作用。

2.价值原则

文化是公共产品,反映的是公共需求。执政党在对待文化的态度上,必须尊重文化的公共属性,尊重各种文化的平等地位。尊重平等地位,不意味着各种文化类型在社会影响力上平分秋色,而是以包容性原则尊重人们对于文化的自我选择和偏爱。从治理角度看,不主张人为排斥非主流文化的合理合法地位,而是尊重多种文化之间的自我融合。对于小文化类型的存在和影响,宜疏不宜堵。承认小文化存在的合理性和平等地位,就是承认其服务的社会公众的平等社会地位;在法律上承认小文化发展的合理地位,就是政治上对于公共需求的公共性的最大尊重和认同。从治理理念来看,执政党只有彻底尊重公民的自我选择,才能真正代表公意,也只有在容纳广泛社会公意的基础上形成的主流文化才具有持久的生命力。

3.规律原则

对文化矛盾与冲突的认识和解决方法有两种:一是排他、文化专制主义,例如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在历史上都曾经以这种方式对待其他宗教,排斥异教徒。另一条是共处和融通的方法,求同存异,兼容并蓄,自由发展。不同的文化适应不同的需要,解决不同的问题。传统文化解决的主要是人的生存问题,而西方文化解决的是社会的生存问题。在国际交往日渐频繁、信息日益公开和跨民族、跨地区文化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只有尊重文化发展的规律,才能解决好多元文化和谐发展的问题。只有承认和尊重规律原则,执政党才能更好地体察民意,以更有效的政治绩效吸引社会大众的支持,获得持续的执政合法性,最终稳固自己的执政地位。要尊重规律原则,需要兼容并蓄一切人类社会的优秀文明成果,尤其是对于制度文明成果的吸收,敢于承认和利用制度原则来推动本民族文明的发展,并把这种态度提升到服从规律的高度来推行,从而使本土文化获得更大张力和更旺盛的生命力。

四、中国共产党领导文化建设的战略抉择

1.促进社会文化自觉

文化发展的最终动力在于社会文化自觉。充分发挥社会力量,充分整合主流文化、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以大众社会的形成为轴,将文化发展由国家政府从权力角度驱动转为国家和社会共同驱动,充分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通过社会文化自觉,实现文化良性发展。突破传统观念以政府、政权力量为主导自上而下的文化发展动力模式,顺应文化自然发展规律,尊重和保护社会文化发展,使主流文化深深植根于社会文化发展的深厚土壤之中,追求民族文化可持续的自我更新、自我发展。

进行文化建设需要明确文化的主体力量在于社会而不是政府。只有确立起文化发展的主体性,才能获得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走真正的文化强国之路。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文化是相对稳定的,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一代代传承。文化自觉是绵延民族血脉,支撑人们精神家园的必由之路。一个国家的强大归根结底在于文化的强大,在于文化在民众之中犹如血脉传承一样的强亘不屈。文化是民族发展最坚强的堡垒。党和政府需要在文化的传承发展中起到引导和保护的作用,而不是驾驭和控制。

2.构建以主流文化为核心的文化共识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不仅在经济领域,而且在政治、文化领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社会阶层的利益分野、政治诉求、文化偏爱都明显有了巨大的变化。从执政层面看,马克思主义价值观仍旧是社会主流文化观。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社会的多元、开放和高流动性,传统文化心理和伦理价值在个体生活中破碎,主流文化的影响力在个体层面受到削弱甚至缺失”,〔3〕由此导致的个体对于庸俗小文化的痴迷追逐对主流文化传承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以主流文化凝聚和引领社会价值,形成各阶层民众的文化共识,是中国共产党面临的亟需解决的时代课题。从政治理论层面看,一方面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领导地位不动摇,另一方面也要对马克思主义作出符合时代潮流和历史现实的科学解释,为马克思主义注入新的活力,增强共产党对于多元文化整合凝聚的现实力量。从治理层面看,共产党领导文化建设能力关键在于协调多元文化发展。领导的关键在于软权力的渗透,而非硬权力的规范。

3.以社会文化构筑个体精神家园

从满足个体精神需要层面来看,要以社会文化构筑个体精神家园,从社会主体的内心世界修建最后的屏障。国家仅仅是一条外部的壕沟,在它后面耸立着一个强有力的堡垒和土木工程系统。当国家不稳的时候,市民社会的坚固的结构才能立即显露,民族精神和血脉才能持久传承。社会文化承载着社会共同的价值、道德、良知、准则,是社会成员共同坚守的文明准则。只有从内心承认和坚守这些准则,整个民族和国家才是坚不可摧的。

只有社会力量越强大,国家主流文化的自主性才能越强,才能更清楚自身承担的治理功能,才能真正代表公共意志,实现公共价值。执政党是社会文化和主流文化竞争的调节纽带。通过自身的政策对内收缩主流文化权力,繁荣社会力量,培育社会自治力量,以促进社会文化的自身良性发展。对外以中华文化为载体,提升民族国家和民族文化的国际影响力。

参考文献:

[1] 毛泽东选集 (第6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36.

[2] 转引自张玉玲.保护文化多样性 [N] .北京:光明日报,2010-11-30, (2) .

[3] 薛秀军.执政能力建设与多元文化挑战 [J] .集美大学学报,200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