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文化 >> 新农村文化建设 >> 正文
 
    新农村文化建设中农村学校的使命
2014年06月19日 | 作者:吴惠青 王丽燕 | 来源:教育发展研究 2011年 | 【打印】【关闭

一、新农村文化建设存在的困境

新农村文化建设的核心是创建“乡风文明”的文化村落。长期以来,乡村缺少必要的文化组织和文化资源,村民按照自己固有的生活习俗和行为方式生存,有人形象地把目前乡村文化现状概括为“三叫”(早上听鸡叫、白天听鸟叫、晚上听狗叫)、“四难”(看书难、看戏难、看电影难、收听收看广播电视难)。即使是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文化单调和匮乏的现象依然存在。大体上说,新农村文化建设是要保存传统文化的精粹,引入现代文明的盛宴,使乡村与城市一样,在现代化建设过程中既保持激流涌动,又不失乡土本色。在大力推进新农村文化建设的进程中,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融合与碰撞将始终存在。

一方面,在农村文化的保存、传递和创新上,特别是反映当地传统的地方剧、手工艺等,村民大多采取漠视、摈弃和逃离的态度,使得大量本土的风俗和传统逐渐消亡,地方特色和传统优势日益趋同。许多村民在思想上存在认识偏差,往往从实用主义出发,过分关注物质追求和实际效益,在有了一定经济实力之后喜欢把积蓄投入物质生活的改造之中,表现为扩建重建家庭住宅、购买大宗物件等,以此提升自身在家族以及村庄中的尊严和地位,而在子女教育、技术培训等文化生活方面投入不足。即使是发达地区的农村,也有农户不愿意全力供孩子上学。还有相当一部分农民放松了对自身思想的检视,导致一些腐朽落后的文化观念和落后习气在农村普遍流行,存在封建迷信、宗教势力、打架斗殴、聚众赌博、攀比消费等现象,致使农村缺乏健康的文化场域。

另一方面,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和市场经济的涌入,城市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逐渐涌入农村。印度社会学家库纳塔(Dipankar Gupta)认为,我们应该注意到村民生活方式的诸多变化。其中一个重要特征便是农民常住人口中非务农人数的急速增长。部分农民没有土地,也没有机会从事与农业相关的工作。当然,也有农户拥有土地,但是家庭成员中有人从事非农业的工作。[1]由于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变化,村民对文化的需求也发生了变化。许多农民脱离了传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耕作方式,有更多的时间和兴趣从事各类文化娱乐活动。城市前卫文化和生活方式的蔓延在给农民带来精神时尚和意义多元的同时,也使农村传统的生存价值边缘化,农民作为自己生活的主体地位,被一种强有力的外来力量所压抑和排斥,而不能成为自己生活的主人。[2]

农村文化在与城市文化的交锋中日益被非理性解构,逐渐丧失了自身的传统优势和坚定立场。而失去乡土文化的根基,又会使村民从精神上处于危机的边缘。综观农村文化的现状,我们认为农村缺乏必要的文化引领。而农村学校是农村主要的文化中心,不能成为游离于农村之外的孤岛,应该主动与当地建立广泛的文化对话,切实融入到乡村生活中,以现有的条件为依托,成为维系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纽带,充分发挥其在两种文化磨合和交融过程中的助推功能。

二、农村学校在新农村文化建设中的角色定位

农村学校在新农村文化建设中是无足轻重的“旁观者”,还是责无旁贷的“局内人”,对这一问题的不同认识,关系到农村学校在新农村文化建设中的角色定位,并由此影响到农村学校为什么要以主人翁的精神承担起新农村文化建设的责任、应该承担哪些社会责任、应如何去担当起这些责任等根本性问题。我们拟从农村学校应有的办学功能、农村学校的办学传统,以及农村学校服务新农村文化建设的实践等方面考量农村学校在新农村文化建设中的角色定位。

1.农村学校应有的办学功能

学校是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教学活动的场所,其办学功能主要分为内生与外烁两个方面。首先是培养学生的个体素质,促进个体身心健康发展。其次是促进每个学生的社会化。而农村学校除了传统意义上的办学功能外,还受到乡村文化的潜在熏陶。乡村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所在,与城市学校相比,农村学校除了传授现代知识之外,还要充分发挥教育的文化功能,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把乡村知识和乡村生活作为教育教学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通过传播当地传统文化,培养乡村青少年热爱乡村、尊重乡民的思想感情和价值信念,增进新一代农村人对乡村的认知和体悟,唤醒他们对家乡的爱恋,从而促进乡土文化得以延续、乡土情怀得以生长。同时,农村学校作为农村主要的文化中心,是信息共享与文化传承的服务平台,具有潜在的文化熏陶功能。农村学校可以走出校门,成为文教推介中心、信息服务中心,利用主题实践活动宣传本土特色,为农民在家门口享受文化盛宴创设条件,加深村民对家乡的文化认同,这有利于凝炼符合乡村特色的文化气息,摆脱农村文化日益边缘化的境地。

2.农村学校的办学传统

从20世纪初我国农村学校兴办和发展的历史看,我国农村学校承载了通过乡村教育实现乡村改造的浓厚社会价值,并形成了勇于“担当”的办学传统。20世纪20年代,陶行知、晏阳初、梁漱溟等人开展了大规模的乡村教育运动,这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乡村教育。陶行知提出教育改造的目标,即“建设适合乡村实际生活的活教育”。强调乡村教育要植根于乡村社会的土壤之中,要与乡村社会的方方面面紧密联系与合作,同乡村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强调教育要教人生利,要教农民自立、自治、自卫,要教人手脑并用,学以致用,在活环境里发展学生的活本领———征服自然改造社会的活本领,去改造旧社会,创造新生活。[3]从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乡村教育探索中,可以明确乡村教育的总体目标与方向。作为农村学校,只有培养出能适应乡村生活的建设人才,才能夯实农村社会的内生力,长远地服务于新农村建设。

3.农村学校服务新农村文化建设的实践

在新农村文化建设中,也有一些农村学校积极付诸实践,着力关注学校外部可用资源,利用地域特色开展校本课程研发,取得了一定成果,为新时期乡村教育运动的普及与发展提供了蓝本。比如,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欢潭小学结合地域优势,开发了以“茶文化”为主题的校本课程,实现了地域文化与学校教育的融合。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七星小学把新农村教育渗透到各个学科,使孩子们在学习农村知识的同时在小小的心田里种下了热爱农村的美好情感。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使命对农村学校提出了新的实践要求和挑战。为此,我们有必要探究农村学校在农村文化传承和城市文化创生中的理路,在保护乡土文化的同时,引入城市先进文化,实现乡村文化的传承和创新,在自主性和开放性的统一中为新农村文化建设注入生机。农村学校既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按照素质教育的要求,培养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的人;同时,还应担当起新农村文化建设的重任,在农村基础教育普遍城市化的现状下,充分发挥农村学校应有的实践优势,保持乡土特色,承继传统文化,传播现代文明,打造文化乡村。

三、农村学校服务新农村文化建设的具体路径

在文化多元化发展的国际形势下,我国新农村文化建设要在保护和推广民族文化的同时,顺应时代发展的步伐,传播和创新现代文化,促进乡土文化在与现代文化的交融中向着民主、科学、大众的文化方向迈进。

1.弘扬农村传统道德

中国传统文化之根在乡村,道德和理性之根也在乡村。传承以道德为核心的精神文明乃是教育的题中之义,中国教育也向来有为人重于为学的传统。陶行知先生对乡村社会的道德建设同样给予了相当多的关注。“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在陶行知看来,教育的目的是为了把儿童培养成为“人中人”,成为在真善美、知行意、智仁勇等方面和谐发展的人。[4]乡村在数千年的发展中形成了以纯朴为特色的文化态势,具有城市无法比拟的道德教育资源。善良、朴实、守信、忠诚、勤劳、节俭等道德价值是乡村教育中必须渗透的做人准则。通过保存和传递这些源于生活、深入心灵的道德文化素材,可以在无形中保存和发扬农村固有的民风民情,促进农村青少年的精神文明建设。

通过具体的教学活动,农村学校可以收集整理当地的特色文化资源。比如,通过节日等重大活动,在校园网或宣传栏开辟专栏,进行主题教育,通过课堂、社团活动等形式让学生发表对于节日的看法,帮助青少年更好地了解当地风情,培养热爱本土文化的情感。学校教育对学生的影响不只限于知识学习,相比之下,更为重要的是学校的文化。学校可以充分发挥民间艺人、文化能人在活跃乡村文化生活方面的作用,邀请他们来校进行剪纸、编织、雕刻、绘画、书法、戏曲等才艺表演,藉此弘扬传统文化。通过结合农村实际的学校精神文化意蕴的打造,从各方面引导农村青少年珍视乡村生活的经历和体验,学会发现和体悟乡村的自然美和人文美。

2.推广农业科技培训

乡村教育的目的是为乡村建设培养人才,以解决农村的实际问题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因此农业技能培训是新农村文化建设的题中之义。然而,当前农村学校课程设置单一、严重脱离农村的生产生活实际,教学内容与新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存在明显的不适应。[5]要把农村教育主要培养初中级实用人才作为主要任务而着力抓好,改革办学的指导思想,改革教育内容和教学方法,对不能继续升学的初中毕业生开展劳动力转移培训和农业科技培训,努力建设一支有知识、有技术、懂经营、会管理的高素质新型农民队伍,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6]随着农村工业化的逐步推进,作为农村学校,也要根据农村未来的发展趋势,培养适应二三产业需要的技术工人,在本土经济生产中发挥切实作用,直接服务于当地经济建设,避免年轻劳动力大量涌向城市,影响乡村的可持续发展。此外,农村学校在对农民的教育培训方面也大有可为。我们可以扭转培训由政府承担的固化模式,把农村文化服务体系的重心下移,充分发挥农村学校对村落建设的辐射作用。农村教育改革的方向首先是“教育与农业携手”。农业的落后在很大程度上与经营方式有关,在农业由传统型向优质农业转变的过程中,提高劳动者素质,培养适应农业发展需要的大量专门人才和初中级技术人才是关键,这就迫切需要农村教育的发展。由于目前留守农村的农业生产领域从业者大多年龄偏大、文化素质较低,其传统的经验式农业经营已不再适应现代农业的发展趋势,致使新技术的应用推广与农民科技素质较低形成了新的矛盾。[7]农村学校作为地方教育机构,理应为农业发展提供技术服务,通过组织开展劳动技能培训,更新农业生产观念,推广新型耕作技术,促进农业的增产增收。

3.丰富农民文化活动

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农民的闲暇时间日益增多,对精神文化的需求也相应提高。农村学校有责任也有能力通过开展群众文化活动,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短期的送书、送科技,很难把文化送到所有村民手中,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农民的文化饥饿感,而且对农民来说,这样一种“喂食式”的帮助,选择余地不大,更多的是一种文化包装和宣传。为了真正让文化在农村生根发芽,除了政府扶持外,农村学校大有可为。首先,农村学校要解放师生的活动空间,转变教学内容和教学形式只能适应考试需要的弊病,鼓励师生走出校园,深刻了解农村,关心农民生存状态,树立为农服务的价值取向。农村学校可以通过编写实用的乡土教材、创生学校课程资源、开设选修课等形式,提高乡村孩子对于生存环境的认知,让乡土教育直接服务于农村发展。其次,农村学校扎根于农村,更加了解农民,可以利用现有的文化资源和师资队伍,建立村校联络体系,及时把握村民的文化需求,通过办好信息宣传窗,传播农村实用知识,定期开放学校图书馆和活动场所,使农村学校成为村民文化生活的中心,利用现代知识的熏陶开启民智,为新农村文化建设提供充足而长久的智力支持。

4.激发农民文化自觉

中国几千年来的农耕文明创造了特有的乡土文化。农村不是缺少文化,而是没有很好地认识、保护和弘扬文化。新农村文化建设是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碰撞、交融和创新的过程,随着中国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的转型,我们要构筑具有现代意识、人文理念和科学精神的乡村文化场域。基础教育作为社会文化重建的重要工具,必须竭尽全力培养青少年儿童从小学习经由文化对话而不是对抗的途径到达文化理解的目的,提高他们的文化自觉,最终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文化环境。[8]农村学校在提高乡村未来建设者文化自省能力的同时,不能忽视农村学校作为文化中心在乡村社会中理应发挥的功能。新农村文化建设最关键的是激发村民的文化自觉,使他们成为新农村建设中的文化主体,转变农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丰富农民的精神世界。在这样一个漫长的文化影响中,作为农村学校,首先要构筑学校精神,围绕所处的乡村地理环境,凝炼充满乡土气息的教育方针,以此潜移默化地影响学校师生以及学生家长在现实生活中的文化理念。其次,农村学校教师是农村中仅有的知识分子,他们的言行举止最能影响学生和学生家长。乡村教师要培育参与精神、实践精神与批判精神,践行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一方面从事日常教育教学活动,成为科学知识的传播者;另一方面将知识主动运用于新农村文化建设的实践中,培养扎根农村教育,服务农民子弟的信念,以“局内人”的社会角色,成为传统文化的保存者和传播者。

乡村文化是民族文化的根基,承载着文化变迁的重要使命。农村学校要坚持“走出去”的战略,勇于担当起教育的社会责任,挖掘沉睡于农村的乡土资源和生活体验,引导乡村少年和广大村民更好地对待本土文化和现代文明,在坚守历史选择的同时引领时代文化的路向,激发新农村文化的内生力。广大农村学校要牢固树立服务新农村文化建设的意识,自觉融入到这场社会变革的洪流中,承担起时代赋予农村学校的伟大使命。

参考文献:

[1]Partha CHATTERJEE. Peasant Cultures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J]. Inter-Asia Cultural Studies, 2008,(1).

[2]陈文胜,陆福兴.新农村文化建设的战略思考[J].中国发展观察,2006,(12).

[3]尹艾华.论乡村教育运动的发展及其对我国新农村教育改革的启示[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09.

[4]蒋纯焦.试析陶行知乡村教育思想对新农村建设的启示[J].教育发展研究,2006,(10).

[5]肖正德.新农村建设中农村学校的文化使命及其变革[J].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08,(3).

[6]卢国勋.寄宿制学校———新农村建设的奠基工程[J].人民教育,2006,(12).

[7]马连奇,唐智松.农村学校与新农村建设[J].江西教育科研,2007,(7).

[8]石中英.21世纪基础教育的文化使命[J].教育科学研究,2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