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文化 >> 新农村文化建设 >> 正文
 
    农村文化建设视野中农民幸福感重建探究
2014年07月24日 | 作者:蒋占峰,李红林 | 来源:长白学刊2011 年第 1 期 | 【打印】【关闭

一、农村文化与农民幸福感

从广义上讲, 农村文化是指农民世世代代共同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 是农民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和精神基础。从狭义上讲,农村文化是指在一定社会经济条件下形成的、 以农民为主体的文化,它是农民的文化水平、思维模式、价值观念、处世态度、人生追求、生活方式等深层心理结构的体现,反映了农民的心灵世界、人格特征以及文明开化的程度。[1](P211)其基本特征是:首先,农民是文化的主体。 农村文化是农民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中创造出来的文化。其次,农村文化是以农村社会为载体的文化。再次,农村社会生产方式是农村文化的底色。 农村文化是由农村生产方式及其发展变化所造就的,并伴随生产方式的变化而变化。

幸福感是人们根据内化了的社会标准对自己生活质量的整体性、肯定性的评估,是人们对生活的满意度及其各个方面的全面评价, 并由此而产生的积极性情感占优势的心理状态。 对于幸福的理解涉及了哲学、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文化学等多个学科。 作为社会心理体系一个部分的幸福感,受到经济因素、社会因素、人口因素、文化因素、心理因素、政治因素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 由于人是文化的存在,人既是文化的创造者,同时文化又塑造着人,因此,当我们谈论幸福感的时候,虽然离不开经济的支撑、伦理的依托,但是更不能忘却文化,在物质条件不断丰富的今天,文化权益的获得、 文化生活的丰富已成为当代人幸福感的主要方面。而农民的幸福感,更是与农村文化密切相关。农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是农民幸福感的基础,而农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则同是农民幸福感的风向标。在满足农民物质生活需求的前提下,重建现代农民的幸福感应从农村文化建设入手, 维护农民的文化权益,满足农民的文化需求。

二、建国后农村文化与农民幸福感变迁分析

建国初期,广大农民摆脱了“三座大山”的压迫,翻身做了国家和社会的主人,人们对美好的生活充满向往。 土地改革满足了农民对土地等生产资料的需求, 农业合作化激发了农民对 “共产主义”的向往。 虽然当时的文化生活并不丰富,但在广大农民翻身做主的新社会里, 他们建设新中国的热情空前高涨,农民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农民的幸福感空前强烈。

人民公社时期, 毛泽东主张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思想被强化贯彻。 国家主流意识形态所强调的价值观和幸福观, 将本来处于弱者地位的工农置于中心地位,人们感觉生活是有意义的,是幸福的。从经济方面来看,那个时代人们的温饱问题并未解决,但很多农民对那个时代却深深怀念。原因是当时不仅在制造文化方面对于增进农民的福利有利, 而且在具体的文化建设方面以工农为主体, 文艺作品体现了大众化和群众喜闻乐见的要求。 那时的农村,很多村庄都有演出队,农民自编自演,他们在演出和演绎自己的生活,人们乐在其中。 相对于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洋人文艺和美女文学等远离农民生活的现代文化, 那个时代的文艺无疑提高了农民的文化福利感受, 增强了农民的幸福感。[2](P40)

改革开放初期,城乡二元隔离政策有所松动,农村社会打破了“大锅饭”,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量优秀的城市文化被引入农村,给广大农村群众耳目一新的感觉。 农民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闲暇时间, 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去选择文化形式和享受文化生活。 生活质量的提升和文化的多元化使农民感到生活是满意的,也是幸福的。

近些年来, 由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随着城乡差别的进一步扩大,农民的地位日益边缘化, 农民本土传统文化也越来越被排挤在边缘地位。[2](P44)现实中由于外来文化的冲击,致使农村文化建设不对称发展、文化空间缩小、文化市场失序和文化品味下降等问题出现, 导致农村文化建设出现严重的“贫血”现象。 外来强势文化的入侵,严重侵害了农村原生态文化,使农民失去了原有的精神文化享受的载体, 农民的幸福感有所下降。

三、重建农民幸福感的文化选择

建设农村文化, 归根结底是为了满足广大农村居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要, 不断丰富其精神世界, 增强其精神力量, 重建现代农民的幸福感。

(一)从制度上加强政府对农村文化建设的主导作用

首先, 建立科学规范的文化建设发展考核指标, 让各级领导像重视农村经济发展那样重视农村文化建设。这些年来,在经济建设取得重大成就的大背景下, 一些地方领导对如何发展的理解出现偏差,导致片面追求GDP增长,一定程度上出现了重经济、轻社会的不均衡发展现象,农村的文化建设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忽视。目前,摆在各级领导面前的首要任务, 是要解决一个科学的发展指标体系问题。 各级地方政府要从维护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的高度出发,树立科学发展观,建立健全科学合理的农村文化建设的行政考核制度, 加大考核力度, 切实把发展农村文化纳入农村经济社会发展计划,纳入新农村建设规划,从制度上保障农民共享文化发展成果。 要建立以政府投入为主的投资保障机制, 确保公共财政对农村公共文化事业的投入。[3]政府要切实担负起新农村文化建设的重任,将新农村文化阵地建设列入政府实事工程,加大对村级文化的投入, 合理配置基层文化资源和功能, 逐步构建覆盖农村的比较完备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高农村文化设施的综合利用率,让农民口袋富起来的同时,精神文化生活充实起来。其次, 各级政府要积极引导城市文化与农村文化的良性互动。 城市文化和农村文化有着各自的特点,同时也有很强的互补性。在统筹城乡发展的过程中,政府应积极开展城市社区和农村结对活动,使农村传统的民族民间艺术进城展示, 城市社区的文艺辅导送到乡村。城乡文化的互动交流,有利于提升农村文化队伍的文艺水平, 促进农村文化活动的多样化。

(二)尊重农村文化建设中农民的主体地位,提高农民文化活动参与率

建设农村文化就是要不断满足农民的精神文化需求,为此,必须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根据农民的文化需求,组织开展农民喜闻乐见、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吸引农民群众的广泛参与,活跃农村文化生活。 要因地制宜,充分利用节假日、农闲时节,针对不同年龄群众的心理需要,精心设计文化活动的内容。[4]充分调动广大农民参与的积极性,让农民在家门口享受文化,让先进文化走进农村,走近农民。

(三)以农村传统文化为载体,增强优秀文化对农民群众的吸引力和感召力

农村有着极其丰富的民族民间文化积淀。 这些民间文化适合农民的认知方式和审美习惯,与农民有着近乎天然的亲切感。在农村文化建设中,应充分挖掘和大力弘扬农村现有的历史文化遗产和民族文化资源, 使其成为传播先进文化的有效载体。 首先,积极开展节日民俗活动。 历史悠久的节日民俗文化活动, 是民族民间艺术展示和传承的载体,承载着无比丰富的农耕文化资源。[5]在农村现代化进程中,民俗文化载体的缺失,曾经使传统民族民间文化失去存在和发展的土壤。 在农村文化建设中, 应充分认识到农民对传统节日民俗活动特有的深厚情感, 使传统的民俗文化活动成为新农村文化建设的有效载体, 使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在新农村建设中相映成辉, 满足农民群众多方面的文化需求。其次,正确认识宗族文化的作用,增强乡村传统文化的感召力。祖宗崇拜是人类最基本的感情之一, 宗族文化在当今农村社会仍然具有比较广泛的影响。近些年来,农村各地兴起的各种宗族文化活动,从建设和谐社会、推进农村文化建设来看, 有着积极的一面。 宗族祠里的匾额、楹联,铭刻着先贤祖训、治家格言,是农村最具特色的文化体现。珍惜和保护这些传统文化,有利于建设和谐文明的乡风。

(四)构建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升文化产品的针对性

建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是改变农村文化建设现状、统筹城乡发展、实现农村社会和谐和提升农村精神文化水平的基础。 只有加快建设以满足农民文化需求为目的、 以实现农民文化权利为目标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才能为农村社会构建营造良好的公共文化氛围。 农民是农村文化建设的主体,也是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的对象,要以农民的精神文化需求为服务导向, 以农民满意不满意作为衡量政府公共文化服务的标尺, 让面向农村的文化服务更贴近农民,贴近农民的需求,让农民享受到优秀的文化服务和文化产品。首先,建立政府文化产品采购机制, 地方政府应安排文化下乡专项资金,积极开展送文化下乡活动,对文化下乡产品逐步实行政府采购,公开招标。要转换观念,改变过去免费送文化下乡、演出内容和演出团体上级部门指定、农民没有自主权的现象。要让农民自主选择所喜欢的文化产品以及其他文化活动内容。这有利于提升农民文化选择的自主性,提高文化下乡的农民满意度, 同时各个演出团体公平竞争,能够不断优化文化服务质量,满足农民群众多样化的文化需求。 其次,在统筹城乡发展中,政府要整合城乡文化资源, 在农村开办 “乡村大课堂”,把高质量的人文素质讲座、科技知识培训和经商之道讲座有机地结合起来, 请各方面专家和有真才实学的农村能人上台讲课, 让优秀的文明成果助推农民致富奔小康, 逐步改变以往先进文化在农村传播比较薄弱的状况, 不断提升农民特别是中青年农民的文化素质, 促进农村社会经济文化全面协调发展。 再次,大力普及网络知识,缩小城乡数字鸿沟。 网络信息的普及是缩小城乡文化差距最有效的手段。当前,随着农村经济的迅速发展,农民家庭电脑拥有率不断上升,为农村网络普及提供了经济上的可能;而网络知识的普及,又成为信息时代农村文化发展的助推器。 农民可以从网上获取丰富有益的资讯, 改善农民阅读和信息获得的文化环境,满足农民求知、求乐、求富的需求。 这是当前基层政府和文化部门亟需面对和大有可为的事情。最后,政府要针对当前农民特别是青年农民对文化需求比较迫切的现状, 积极拓展农民图书服务空间。 现实中乡村图书室适合农民阅读、可供借阅的书籍数量有限,远远不能满足农民求知的欲望。 要想从根本上改变农民的阅读环境,政府必须加大公共财政投入,建立完善区域性的图书服务中心, 增强图书的利用率和图书服务实效,形成覆盖农村的流动图书服务网络,满足农民的文化需求。

参考文献:

[1]吕红平.农村家族问题与现代化[M].保定 :河北大学出版社,2001.

[2]贺雪峰.乡村的前途[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7.

[3]王春梅.和谐社会视域下的农村文化建设 :问题及对策[J].探索.2008,(1).

[4]何继良.关于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 保障人民基本文化权益的若干问题思考[J].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07,(12).

[5]张桂芳.试论转型时期农村社区文化建设[J].兰州学刊,2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