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文化 >> 农民意识 >> 正文
 
    回眸与展望:现代化进程中农民主体意识建构的理性审视
2014年03月04日 | 作者:卞桂平,焦晶,杨艳春 | 来源:湖北社会科学2009,(5) | 【打印】【关闭

主体意识是指人对自身的主体地位、主体能力和主体价值的自觉意识,以及在此基础上对外部世界和人自身自觉认识和改造的意识。它是主体对自己生命活动的自觉认识和自由支配的能力。即人全面占有自己的本质,实现自由发展的能力;是实践主体活力的源泉,是实现人与自然、社会的和谐.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重要保证。作为新农村建设的主体。农民主体意识的生成与发展程度将成为制约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直接因素。当前,如何高扬农民主体意识,塑造农民精神世界,“充分发挥广大农民群众的主体作用,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成败的关键”。  

历史回眸:现代化进程中农民主体意识建构的历史成就  

改革开放30年.农村社会经历着前所未有的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文明农业社会的转变,农民的主体意识也由此经历了从“束缚”到“松绑”再到“觉醒”的深刻变化。

一是农村市场经济的发展使得当今的农民不仅是传统意义上以土地为生的“雇佣者”,同时又是现代意义上生产的所有者、经营者。不同身份、等级和不同利益群体的人们在市场经济运行机制下进行自我决策、自担风险、自谋生存、自我发展,主体意识从而得以生成。二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把农民从旧有体制压抑下解放出来,使每个农户变成了独立的利益主体,尤其是当主体利益与其他利益发生冲突或互动的时候,权力意识与自我保护意识得以凸显。农民主体意识得到进一步的激发与强化。三是村民自治制度的实施使广大农民开始以主人翁的姿态积极投身到政治活动中去,在民主选举、管理、决策以及监督的实践中,主体意识得以进一步增强。四是农民生产方式与交往方式的变化使得农民在民主的、大众化的、平等式的社会结构中获得了依靠自己勤奋与能力发展成功的机会,张扬个性、发挥潜能、实现价值逐步成为他们新的人格取向。

具体而言,农民主体意识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懂市场、会经营,市场意识强烈。当前,农民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主体,已经能够积极主动地走人市场,遵循价值规律,参与市场竞争,自主地支配和使用所拥有的劳动力、资金等生产要素,独立地决定生产和销售;自觉地利用市场机制分享主体权利,并履行相应义务;能自主地对市场行情及时作出判断,适时地调整生产和销售,实现农业与市场的结合,促进农村经济发展。第二,谋发展、讲合作,现代意识突出。与现代化和新农村建设相适应,当前农民初步具备了较新的现代观念,有专业化、集约化的生产意识、市场开拓意识、规模经营意识和开放竞争的精神,他们不再是作为单个农民的简单相加。更不是一群乌合之众,而是具备了一定的集合意识、协作精神和集体观念的新群体。第三,求主动、敢挑战,创新意识凸显。作为新农村建设的主体,农民已具备相当的创新意识和首创精神,善于对周围的世界和环境进行主动探索和灵活反应.善于抓住机遇,突破僵局,超越常规,寻找出路,敢于面对困境,勇于挑战,具有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决心,有坚韧不拔的勇气和斗志。  

现实考量:现代化进程中农民主体意识的缺失与成因解析  

30年的改革开放,农民主体意识的生成与扩张获得了充分土壤,主体作用也日渐彰显,然而,由于多种制约因素的长期并存,人们作为社会发展的设计者和建设者的主体地位并没有得以真正确立,思维方式与价值观念没有彻底实现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型,主体意识的相对薄弱将直接成为推动农村社会发展和进步的潜在阻力。

具体而言,一是依附性意识。农民依附性意识主要体现为对权力的依附、对金钱的依附以及对环境的依附。对权力的依附大致有三种心理:敬畏、顺从权力的心理,对权力的尊严和威力顶礼膜拜,对掌权者总是“惹不起、碰不得、笑脸相迎”;寻求权力庇护的心理,逢迎、讨好权力,为了得到权力的庇护,或者攀高结贵,或者请客、送礼;羡慕、追求权力的心理,把做官视为人生理想和目的,甚至于把精力与才智都用在谋取、巩固和扩大权力上来。对金钱的依附主要体现为把金钱视作衡量一切的标准。追逐金钱却忽略了人间公正,忘记了人生价值与追求。对环境的依附体现为遇事习惯于折衷调和、“随大流”,缺乏真知灼见。以丧失自身利益来换取周围的和谐。二是保守性意识。农民保守性意识主要体现为自我封闭、缺乏进取与创新精神。不少人总是骄傲自满、固执己见,拒绝吸收和借鉴别人的意见和建议,奉行“各人白扫门前雪。别管他人瓦上霜”的处世哲学,与人“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宁愿维持现状,也不愿与人搞协作;不少人做事谨小慎微、“求稳怕乱”、“不求无功,但求无过”、“能忍自安、知足常乐”,奉行“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价值观;还有人习惯于搞人际关系不愿去搞发明创造、习惯于依附群体却不敢标新立异、习惯于整齐划一却少有研究与质疑等。三是淡薄的权利意识和社会责任感意识。权利意识淡薄主要体现为人们内心深处潜藏着深重的臣民意识和等级观念,“畏官”、“盼官”,寄希望于“清官”为自己做主,习惯了对权力的依赖,主人翁意识的缺乏使得他们难以正确行使自己的权利。责任意识的缺乏一方面体现为农村领导干部中官僚作风、形式主义等现象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一些领导干部想问题办事情总是习惯于规避风险,逃避责任。另一方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价值观在农村还大有市场,个人主义、利己主义盛行,对坏人坏事视而不见、避而远之。自己做了违背道德之事,不是主动承担责任,而是为逃避了责任暗自庆幸等。   主体意识总是根源于社会存在,即人们在社会实践中取得的主导地位的程度。人在什么程度上成为活动的主体,也就在什么程度上意识到自己的主体地位。作为现代化的建设者与设计者,人们在实践活动中主体地位的确立程度及主体意识的生成与扩张程度必然要受一定的政治、经济及文化等多种因素制约,这主要体现在:

第一,农民自身素质的欠缺。一是农民受教育水平低。现有教育体制使得农民接受教育的机会与年限以及提升科技素质的有效途径比城镇居民要少得多,一些受教育较好的农民也早已跳出“农门”,留在农村的仍然是自身素质低、致富技能不高的农民。据相关机构统计,在中国4.9亿农村劳动力中,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仅占13%。小学以下文化程度的占38%,不识字或识字很少的占7%,接受过系统农业职业技术教育的不足5%。相对偏低的农民素质与农村的发展进程之间产生了尖锐矛盾,成为解决当前农村问题的瓶颈。二是农村科技培训教育流于形式。针对性与实效性不强。农村科普有待从工作人员素质、工作机制、工作投入等方面加以改进。三是农村缺乏健康向上的文体活动,群众一时还难以改掉旧有的生活陋习(比如赌博)。日子久了,难免不思进取,意志消沉,很容易形成对人和物的依赖,缺乏做事的勇气和魄力。

第二,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传统农业社会生产落后、物质贫乏,从而形成了中国农民传统的人格特征。农业社会的封闭性使人们倾向于孤立、默从与惰性,时间观念淡薄,生活节奏缓慢,对公共事务不感兴趣,社会关系贫乏单一;农业社会的保守性使人们习惯于遵循历史上传承下来的规范与习俗,养成了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因循守旧的心理;农业社会的落后性使人们对于天灾人祸无能为力,养成了他们胆小怕事和顺从天命的软弱性格。这种社会环境在保证中华民族长期稳定发展的同时,又使人们迷信权威、崇古尊老、封闭保守,具有浓重的服从心态,压抑了主体精神。

第三。传统文化的消极影响。作为精华与糟粕并存的结合体,传统文化对农民主体意识的生成与扩张有居多不利。一是“家族本位主义”抑制了主体意识的生成。“家族本位主义”中“忠孝节义”、“三纲五常”等思想扼杀了人的个性解放与精神自由。从根本上破坏了主体意识的生成土壤。二是“中庸之道”使主体意识的生成发生了偏差。中庸之道强调折中调和、因循守旧,以静待动、墨守成规,压制了个体自主思维、开拓创新的欲望。三是迷信对主体意识生成的否定。部分落后地区迷信盛行,“佛”与“菩萨”成为许多人心中的救世主。盲目的崇拜否认了主体的作用与地位,对神灵作用的高扬实质是对主体意识生成的否定。四是“无为”、“柔弱不争”对主体意识生成力量的弱化。“元为而治”、“柔弱不争”等思想提倡遇事退缩不前,退让避祸,容易导致个体的自我满足以及主体性的缺失,从而阻碍个体主体意识的生成与扩张。

第四。“城乡二元”制度的局限。“城乡二元”结构的制度性壁垒使农民的主体地位难以得到保障:一是农民的根本利益得不到保障。农民没有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农民到城市打工同工不同酬,甚至于工资报酬都得不到有效保障。二是农民没有充分享受国民待遇。现在国家实行的仍是城市财政,大量资金投向城市,即使现在搞新农村建设,农村的道路、教育、改水等,虽然有国家补贴,但大部分仍然需要农民出资出劳。三是农民创业缺少政策支持。在农村建设过程中。农民想发展新产业,却没有资本,也得不到信贷、税收等政策的支持,不可以用信誉,也不可以用土地承包权、房产权等作抵押贷款,很大的一部分人只有靠出卖体力为别人打工赚钱。可以说,“城乡二元”管理体制的长期存在使人们普遍认为农村不如城镇,农民就是不如城镇居民,自信心的缺乏与对自身主体能力的认识不足使他们逐渐习惯了逆来顺受,主体意识被逐步消解。

第五,基层民主的管理缺失。当前,农村基层民主管理水平还处于初级阶段,与新农村建设的要求还有差距,不利于激发农民群众责任意识和自强、自主意识。一是农民对村里的事不闻不问,认为村事就是村干部的事,不能主动地行使、维护自身权利。二是村干部忽视了农民在新农村建设中的主体地位,工作中征求意见较少,包办代替较多,不会去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三是民主管理重形式、轻内容。虽然实行村民自治、村务(财务)公开已有多年,但村务公开和民主议事制度不够完善,农民群众参与决策不够,未真正享有知情权、参与权、管理权、监督权等。  

未来展望:现代化进程中农民主体意识建构的路径初探 

唤醒农民主体意识,发挥农民的主体性是新农村建设的必由之路。在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要通过各种有效方式让农民深刻地感受到,他们既是新农村的建设者,也是新农村建设的受益者,既是创造的主体,又是价值的主体;要坚持以农民为本,认真考虑农民的现实需要.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也只有当农民意识到自己就是新农村建设的主体,把新农村建设转变为自觉的行动,农民的主体作用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第一。普及农村教育、提高农民素质。意识的形成有赖于思维方式的转变。农民只有习惯于以主体的姿态去思考和解决问题,才能形成相应的主体意识。思维方式的改变依赖于农民自身素质的提高,经济学家舒尔茨曾说“不要总念念不忘土地面积,这并不是决定性的”,关键在于人的素质,或者说在于对农民进行人力资本投入。因此,大力发展农村教育,着力提高农民的思想道德素质、民主法制素质、科学文化素质以及心理调适素质就成为当前的迫切任务。要进一步巩固和普及农村九年制义务教育,发展职业教育,办好学前教育和特殊教育,开展多样化的成人教育和继续教育,加快发展农村现代远程教育。通过多层次、多形式的农民教育,使农村大批劳动力的科技文化素质达到新型农民的培养要求。进一步加大对农村教育事业的投入,加强农村教育基础设施建设,继续实施农村中小学危房改造工程。切实改善农村办学条件。认真落实农村贫困家庭学生“两免一补”政策。全面实行教育收费公示制,保证农村适龄青少年上得起学、念得起书,保证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不失学、不辍学,从小抓起,确保农民整体素质的提高。  

第二,发展农村经济、夯实物质基础。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物质需求是最基本、最核心的需求。只有达到物质上的满足,个体才会追求个人价值、社会地位及社会权利。从这个意义上讲,农村地区贫困落后的经济状况从最根本上制约了农民的发展和对自我地位的追求,只有积极发展农村经济、夯实物质基础才是提升农民主体意识的有效手段。当前,农村经济还未完全摆脱自然、半自然经济的影响,农民还是传统意义上的小生产者。生产方式的落后导致自给自足、自私自利思想的滋生。与社会主流的生产方式显得格格不入。因此,必须加大力度、积极引导农民致富,大力发展农村经济,让农民充分参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社会大分工。促使“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变,让农民摆脱自然经济,逐步树立与社会化生产相适应的主体意识。农村经济越是发达,农民参与社会分工就越多,农民与社会的联系就越密切,与政府的共同利益就会越多,就会更加关注社会集体利益,农民主体意识的社会化程度就会越高。 

 第三.弘扬先进文化、培育主体精神。只有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大力弘扬先进文化,培育农民的独立自主精神,培养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和自我责任感,才会使农民的主体意识得到进一步加强与提升。一是要始终坚持用正确的思想引导农民,用健康的东西吸引农民,帮助农民自觉抵制落后、丑恶思想的影响;应传播先进文化,弘扬社会正气。倡导科学精神,达到以高尚情操塑造农民现代人格的目的。二是要注重创新文化活动形式,加强城乡文化活动联动,促进农村文化繁荣。以城乡互动为重要途径,突出群众性和广泛参与性,动员组织农村青年结合当地实际,创作音乐、诗歌、戏曲、快板、小品、相声、剪纸、编织、绘画等新作品;通过文艺汇演、作品展览、文体大赛、挂主题年画、贴时代春联等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宣传党的“三农”工作方针政策。展现农村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和法制宣传;动员组织城市文艺工作者送歌下乡、送戏下乡、送电影下乡,与农村党、团组织共同开展乡村文化活动,丰富和活跃农村青年的精神文化生活。三是抓住寒暑假大学生回乡的有利时机,组织他们进行文艺演出,义写义送春联等社会实践活动。动员组织广大进城务工青年利用假节回乡探亲机会,开展健康向上的文化娱乐活动,交流务工信息,传授劳动技能,把科学文化、致富技能和文明习惯带回家。  

第四,加强制度建设、确保农民权益。富有效率与充满活力的体制是人的主体意识得以生成与扩张的重要保障。如果人民群众作为主人但又不能充分行使主人的权利,其结果必然是人们主体意识的淡化,对社会、国家及集体的冷漠和责任心的日益丧失。因此“必须切实保障农民权益,始终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广大农民根本利益作为农村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嘲当前,必须尊重和保障农民的民主权利有:一是平等权。农民应平等地享有《宪法》赋予的平等权利。在迁徙、就业、教育、医疗等方面,城乡应一视同仁,不能对农民降等相待。二是选举、决策、管理和监督权。在新农村建设中应坚持公开透明的原则,按事先确定的议事规则,让农民共同参与讨论、研究和决策。尤其是与农民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必须让农民广泛参与,问计于民、问需于民,根据大多数农民的意愿办事。三是社会保障权。要尽快建立健全包括农民在内的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体制,逐步加大公共财政对农村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的投入,有条件的地方,要探索建立与农村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与其他保障措施相配套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探索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此外各级政府都要增加对农村卫生事业的投入,规划农村医疗服务,切实解决农民看病难、看病贵、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只有把制度建设作为落实农民民主权利的基础性工作,加大建章立制的力度,用好的制度和机制管人和管事,才能保证农民的民主权利落实到实处。

参考文献:

【1】张建云.主体意识与人的全面发展01.中共四川省委省级机关党校学报.2002.(4).

【2】胡锦涛.在省部级主领导干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口川.人民日报,2006—02—01.

【31谭千保.陈梦稀.论传统文化对个体主体意识生成的影响.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02.(6).

【4】【美】西奥多‘M‘舒尔茨.改造传统农业【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

【5】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