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文化 >> 宗族文化 >> 正文
 
    论转型期东北农村基督教组织发展现状和问题对策
2014年08月03日 | 作者:王校楠 | 来源:改革与开放 2011年 8月刊 | 【打印】【关闭

基督教②作为一种承载西方文化意识形态的宗教组织,在现行体制下,如果从“宗教”的角度来研究,具有相当敏感性。笔者从降低基督教的宗教敏感度出发,试图从基督教作为一种社会组织的角度研究东北农村基督教的发展现状和问题。将基督教组织放置于与其他社会组织同等的地位,带着公平的眼光来审视基督教本身,这样的一种研究前提有助于真实地呈现基督教在东北农村地区的现状和问题,并针对性地提出对策和建议。

当下中国农村社会正处于社会转型期,这一方面为农村基督教的强势扩张提供了契机;另一方面,基督教对社会矛盾也起到了一定的缓和作用。据社科院于建嵘教授估测,中国基督教徒人数已经达到七千万左右,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而基督教会中的家庭教会③已经远远超过三自教会成为基督教的主要构成部分。由于家庭教会的不透明性,人们往往认为它是一种神秘的宗教组织,本文立足于笔者对东北地区部分农村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的实地调研基础上,探讨农村基督教组织的现状和发展中呈现的问题,并提出相关建议。

一、基督教组织外部发展环境及呈现的问题

东北农村中常见的组织形态有:基督教组织,非基督教的其他宗教组织、基层政府组织、宗族组织、经济合作组织等。从各组织对人们提供的功能上,大体上可以认为,基层政府组织维持社会生活的政治秩序,宗族组织和宗教组织维持人们的精神秩序,是人们安身立命之本,经济合作组织为人们提供经济服务。根据笔者实地调研发现:在东北农村社会的组织环境中,与基督教组织联系最密切的是基层政府组织与宗族组织,下面就着重从基督教组织与这两个组织的关系入手探析东北农村基督教组织发展现状和问题。

1、基督教组织与农村基层政府组织的关系。

首先,社会转型期背景下农村地区基层政府组织职能缺位造成基督教组织扩张的加速。根据调研所掌握的情况,基层政府组织无法提供有效的社会资源整合能力,比如提供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以及为农民提供必要的精神文化生活,造成了当下的东北农村社会贫富分化加剧,社会保障极缺,精神生活匮乏的普遍情况。基督教的忍让、互助的理念以及相对丰富的教会活动客观上对社会问题和矛盾的缓和起到了一定作用,使得农民群众纷纷投入基督教的怀抱。所以,当下农村基督教的迅速发展与政府组织的职能缺位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有关。其次,政府组织管制基督教组织的政教关系。我国现阶段的政教关系是一种国家管理宗教的模式,国家控制着宗教。也就是说基督教组织的发展受着政府组织的制约。基督教信徒要求信仰自由,对行政管制有逆反心理,而政府部门由于担心基督教的强组织性,对于基督教的迅速发展有着一种恐慌的心理。这样两种不同的心态,造成了政教双方互相之间的不信任。这样一种管制与被管制的政教关系,造成了政教组织双方的精力互相损耗,最终使管制流于形式,政府组织最终也没有达到对基督教管制的目的。从具体调研情况看,这种管制的效果并不理想,当地宗教部门对于基督教的管理上感到力不从心,无法做到对所有基督教教会的有效的管理,特别是隐蔽的家庭教会。最后,政府组织和基督教组织对社会资源的竞争。这样一种竞争主要体现在对组织人数和土地资源的竞争上。由于这种竞争是在两者地位不平等的情况下展开,基督教组织处于弱势地位,其采取的抗争手段是隐蔽的、迂回的。具体表现为:在人数的竞争上,基督教组织发展隐蔽的家庭教会,并且急剧发展,脱离政府组织管制;在用于宗教用途的土地资源的竞争中,基督教组织采取的方式更是花样百出:根据调研实际情况,有两件事例可以说明,一是长春双阳市某农村基督教会为了申请到宗教用地,冒用其他用途名义申请。二是据吉林省辽源市某农村基督教会牧师表述:该基督教会在市黄金地段建设教堂,建设到一半的时候,市领导要拆除该教堂建商业街,而教堂建设者在一天之内迅速将剩下的工程完工,因为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一旦工程完工,就不能再拆除。

2、基督教组织与宗族组织的关系。

基督教组织与宗族组织的关系宏观上表现为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的关系。这样一种关系表现为冲突与融合两个方面。

首先,两者所代表的各自文化形态是冲突的。具体表现在基督教教义中所传达的平等思想与儒家文化等级差序观念的冲突,基督教组织内部没有尊卑长幼,他们叫所有男的教友,不管岁数大小,都叫弟兄,而把所有女性都叫姊妹;而以儒家文化为伦理准则的宗族组织则强调尊尊亲亲,差序之爱的等级秩序。在传统农村社会中,是根本不可能出现对一个长辈称呼弟兄或姊妹这样一种情况的。这样一种矛盾冲突还具体表现在社会生活其他方面,如传统文化要求上坟祭祖以表达对先人的尊敬,并祈求先人保佑,但基督教却认为那是一种崇拜偶像的行为,是与对上帝的信仰直接冲突的,基督教正在被“中国化”,基督教文化作为一种外来异质文化,在当地农村的传播过程中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则体现了中国特色。在调研中发现,“信主可以保平安,赚大钱,好处多多”这样一种极具中国传统特色———讲求实用的信教动机占了绝大部分。还有一个情况是在对吉林某市的调研中发现,传统基督教中所没有的跪拜仪式,赫然出现在当地的基督教会仪式中,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基督教所代表的西方文化与以宗法制度为代表的传统儒家文化的碰撞不仅仅是谁代替谁的问题,而是一种相互交流,相互影响,融合过程。 

二、基督教组织内部的组织方式和扩张逻辑及呈现的问题

1、东北地区农村基督教内部的组织方式。

根据实地调查,发现当地的基督教会大多是家庭教会,三自教会只占少数。家庭教会已经成了东北农村基督教组织中最大的一支。据了解,当下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组织形式主要体现为这样一种内部结构特点:立足于本地,形成教堂(或家庭聚会点)、片区、牧区三级结构,更完善的形成牧区联合的四级结构。各教堂(或聚会点)各自相对独立,又服从上一级的权威。在牧区体系内,形成一个开放的、相互制约的类似于民主社会的教会结构。④这样的教会体系中,教会领袖的权力受到层层限制,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建立绝对的权威。在实地调研过程中,笔者发现:各地区的教会组织模式大体上能符合这样一种组织结构特点,如辽源市东丰县的基督教组织模式:大的教会带领其他农村小聚会点的传道人学习圣经,并对他们进行聚会礼仪,礼拜布置,传道方式的指导。这样的一种“带领”关系绝不是说小聚会点与大教会有从属关系,他们之间是平等的,相互交流的。同时当地教会内部的组织分工非常明确,管理细致,制度健全,活动有序。然而,调研中也发现,也存在着组织结构混乱的情况,吉林桦甸就属于这种情况。这种混乱主要源自当地的基督教会对圣经理解的分歧,导致各教会与聚会点活动空间各自独立,拥有不同理念的基督教会之间互不走动,甚至各基督教会之间互相排斥,不允许陌生人或其他教会的人进入,由于各教会组织封闭式地自我发展,所以当地的邪教盛行。

2、东北农村基督教组织的内在扩张逻辑和策略

通过对东北农村基督教会的走访,接触了大量的信徒后,笔者对于基督教组织扩张逻辑和策略有了一定的把握。如图所示基督教组织的扩张逻辑:

以上图示是笔者对于基督教组织扩张逻辑的一种归纳,从中可以看出,信仰是基督教组织的组织基础:信徒们在基督教组织中表达共同信仰诉求,通过含有信仰意蕴的宗教仪式来巩固信仰,同时信仰也是组织扩张的动力来源———用共同的信仰诉求凝聚信徒们的力量,用信仰的力量促使信徒履行圣经中规定的宗教义务———“奉献”(资助教会)和传教:资金是基督教组织下一步扩张的准备,同时也是基督教组织自身运作的物质保障,这种物质保障就包括开展各种宗教仪式所需的资金支持;传教则是信徒直接地参与到组织的扩张进程中,具体表现为信徒依靠信仰的力量和见证向游离在基督教组织之外的非信徒传教,传教方式体现了基督教组织的扩张策略:传教是基督教组织表现自身的一个过程,它不遗余力以世俗可以理解的方式展现基督教文化,传播神迹的见证,阐述终极问题,用宗教伦理渗透到现实生活以致生活美满的现实例子以及丰富的教会活动吸引非信徒加入基督教。在东北农村地区,传教方式也有其地方特色,部分基督教会借用萨满教和佛道教的一些理念使当地人更容易接受基督教。

三、针对现状中所凸显问题的对策建议

1、明确家庭教会的法律地位。家庭教会没有得到国家的承认,所以活动不公开,脱离公众视野,导致政府对“家庭教会”的管理存在极大困难。由于“家庭教会”没有法律地位,不是社团法人,一旦出现法律纠纷,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行为主体,就为许多纠纷和冲突的发生埋下了隐患。还有,由于教会的法律地位不明确,在“家庭教会”聚会的时候,执法机关不把它们作为一个合法的群体对待,把正常的传道活动视为非法。这种执法行为和方式客观上导致了基督信仰群体与政府机关的紧张关系。需要正视的是,家庭教会在农村社会的广泛存在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到了无法回避的地步,对于它的发展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公开合法化,所以必须明确家庭教会的法律地位。

2、对传道人进行正规的培训以及培养合格的教牧人员。农村基督教组织发展中最大的隐患在于传道人素质稂莠不齐和专职教牧人员的缺乏,曲解圣经,带来社会隐患。基督教经典《圣经》中有服从世俗政权的内容: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⑤说明基督教组织本身和政权组织是不冲突的,产生各种隐性或显性的宗教问题,在于传道人对基督教教义的误读,这种误读对基督教自身和社会发展都危害巨大,且错误的信仰一旦形成,极难改变。所以,对基督教的引导和规范首先要对传道人进行统一正规培训,从源头上控制基督教的纯正。从长远来看,要培养合格的专职教牧人员,让基督教通过教牧人员自己处理包括信仰传播问题在内的宗教事务。这样做相当于增强了基督教自身的免疫能力,使得基督教能更健康地发展,同时减轻政府工作,也能减少由政府组织的过多介入而产生的政教冲突。

3、加强农村医疗保障工作,重视各项农村社会保障设施的建设和完善,同时对原有的敬老院、五保户制度应加以完善,有条件的地方应大力推行养老保险制度等, 从而从根本上提高农村的社会保障水平,为广大农民尤其是困难农户解决后顾之忧。据笔者调查所知:农民信基督教的原因大多基于非信仰需求,而是基于一些实用功利的目的。如有90% 的农民信教是因为没钱看病,所以加强社会保障措施特别是医疗保障措施就能减少一大批人的信教动力,从而让农民在信仰的意义上自主选择是否加入基督教。

4、加强农村的基础文化设施建设,建设以村镇为单位的群众娱乐场所、文化站等。指定专人负责群众文化娱乐活动,并对某些有生命力和凝聚力的民间艺术和娱乐形式加以扶植和发展。从而让农民在精神世界的追求得到满足之后,再自主选择信仰,而不是把宗教作为他们唯一的精神慰藉。同时,基督教虽然客观上提供了丰富的娱乐文化生活,但是基督教会的活动明显带有西方文化的特征,难避西方意识形态对中国传统文化侵略之嫌,所以从复兴传统文化以对抗西方意识形态侵略的角度,也应该大力发展传统文化娱乐活动。

注释:

① 本文所说的基督教组织包括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

② 本文指的基督教都是指新教

③ 家庭教会指未经国家注册承认的非“三自”基督教会

④ 对于家庭教会组织形式的划分参照中国社会科学院于建嵘教授201 0 年1 月20 日发表于《领导者》杂志上的《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向何处去 ———与“家庭教会”人士的对话》一文

⑤ 参考《圣经· 新约》玛窦福音(22:1 5- 22),玛尔谷福音(1 2:1 3- 1 7),路加福音(20:20-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