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文化 >> 中原根文化 >> 正文
 
    基于传播学视角的乡村文化衰落和重建分析
2013年05月07日 | 作者:吴志华,肖建春 | 来源:东南传播2012 年第6 期 | 【打印】【关闭

一、乡村文化衰落的表现

(一)文化事象的消失

文化事象是关于生产、生活、文娱、制度、信仰等方面的文化活动和现象的总称。文化事象的特点是具有反复性、稳定性、地域性。乡村在生产生活过程中,积淀了许多典型的文化事象。本文中乡村文化从时间定义是指乡村生产过程中出现的文化事象和乡村文化仪式的历史传承,从空间方面定义指的是传播关系为纽带的乡村仪式和人际关系在公共空间的拓展。就北方而言,北方乡村典型的文化事象是早期的饭市。饭市是一些典型的北方乡村的文化事象。晚饭时,村民们自发聚集在一起,吃饭的同时谈论最近发生的事情。这种小型的人际交往空间是村民之间交流信息和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具有公共空间的性质,人们参与到饭市当中,交流生产生活经验,谈论各个村落之间发生的奇闻异事。在交流的过程中,加强了人际沟通。但是,目前北方的饭市正在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乡村人口的减少,老龄人口的比重增加,使得饭市缺少了新鲜活跃的传播主体。电视进入人们的休闲生活,村民的业余生活得到充实,电视媒介的信息量超越了饭市的信息量,同时,视听环境的家庭化也是导致饭市消失的原因。

(二)文化仪式的简化和消失

文化仪式是人们在生产生活过程中为了纪念某种节日、习俗、进行的带有宗教性质的集体无意识活动。乡村的习俗承载和记录了乡村文化的发展历程,是乡村生活在时间上的延展。文化仪式存在的意义在于加强人际互动关系,联系已有的社会群体,完成文化的传承和发展。目前乡村文化仪式正在消失,乡村的礼俗正在走向简约化,乡村的皮影戏、露天电影、剪窗花、拜新年、春节对联、除夕祈福等习俗逐渐消失。文化仪式是文化内容的载体。文化仪式的消失意味着乡村文化的沉寂。缺乏文化仪式支撑的乡村,已经变为更贫瘠的真空地带。乡村的精神生活也变得更为单调,在乡村闲暇时刻,赌博和打牌成了一种常见的休闲娱乐方式。

(三)文化继承主体的流失

整个中国社会的老龄化现象已经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目前的乡村面临的突出问题就是人口老龄化和青壮年进城后的空巢问题。城市化的过程中,乡村的青年的流向是由乡村去往城市。农村青年进入城市的主要两种方式是:通过高等教育进入城市并定居城市;以打工者的身份进入城市暂时定居城市。在城市化的过程中,乡村文化的继承者出现了断层。乡村的青壮年为了取得更好的发展空间,离开了乡村,脱离了乡村文化系统,游走于城市消费文化和乡村文化之间。他们深受城市消费文化的影响,青睐喧闹多元的都市文化,已经不能再适应母体文化的单一性和封闭性的特点。文化继承主体的流逝加剧了乡村文化的衰落和颓败。

(四)宗族关系的松散化儒家文化构成了乡村文化伦理的参照标准。儒家文化中的宗法依赖在乡村文化中最为明显。“宗法实际上就是血缘认同,就是生存经济时代的家庭伦理的纵向追寻和横向扩展。在儒家文化中,个人对宗法的依赖既是个人的行为规范,也是个人生存的必要条件。”[1]在宗族关系中,维持乡村生产劳动的是血缘关系和同乡之情。但是,目前乡村的宗族体系已经在城市化的进程中解体。市场经济进入农业生产领域,导致了劳动力的资本化,人们对宗族关系的依赖减弱,农村劳动力也不再因为宗族关系无偿提供劳动,劳动力资本化使得单个家庭对宗族的依赖度减弱,从而,造成了宗族关系的松散化。松散的宗族关系使得乡村文化失去了内在的凝聚力。

二、乡村文化衰落带来的结果

(一)乡村文化的历史性消失

文化的厚度在于历史性的沉淀。乡村文化的衰落带来乡村文化历史性的消失。乡村的民俗和文化仪式失去了发展的物质基础。乡村文化的继承主体消失;文化仪式消失,整个乡村文化传播失去了时间延展性和空间的存在性。拉斯韦尔认为传播要具备五种要素,即传播者、传播内容、传播对象、传播渠道和传播效果。乡村文化目前的状况是失去了传播者和传播渠道,更确切地说是传播介质,乡村文化无法进行文化的自我传播和自我发展。乡村文化失去了传播的历史性和连续性。

(二)消费文化瓦解了乡村文化的纯真

消费社会的概念是鲍德利亚提出的,他认为我们社会处在一个消费控制境地的社会。消费文化指的是通过对符号现象的消费获取生存以外的消费意义。消费社会的特点就是产品的极大丰富,人们消费的是物品的符号意义而不是物品本身的功能。通过电视媒介,人们了解到城市消费文化,面对丰富多元充满诱惑的产品信息,生活在乡村的人们对自身生活环境的单调和自身文化的单一性感到自卑。这种自卑心理带来的是对消费文化的崇拜,在行动上的影响是引入城市的消费产品和消费方式。乡村的文化习俗逐渐被消费文化所消磨。典型的乡村文化仪式变得商业化,一些民俗活动变成了商品交易的市场。

(三)农村年青一代文化的无根性突出

农村年青一代指的是20- 40岁年龄段的群体,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曾有过进入城市的经历或者正在城市谋生、乡村文化是他们的母体文化、接受并认同城市文化。参与社会化的过程中,他们逐渐脱离母体文化的影响,接受并认同城市文化,但是由于社会经济条件和户籍制度的影响,他们中的部分人群无法以城市人的身份长期定居城市,真正融入城市文明,也无法参与和共享城市文明的成果。他们脱离乡村文化体系的同时也被排斥在城市文明之外。这一群体无法在城市文明中寻找精神上的支持。乡村文化的衰落使得他们只能在回忆乡村习俗和乡村事象中获取安慰。乡村青年在城市化的过程中丢失了乡村文化赋予的身份,同时,没能获得城市文化的身份认同。他们在双重文化系统中迷失了自己。因此,在文化上给这代人定义变得比较困难。“当代文化的符号化和综合性特征,连同人从世界的一端迁移到另一端的空前的移民运动,已经摧毁了传统的文化支柱。要在文化上给人们定型或‘本质化’现在越来越容易引起误解。”[2]

(四)文化生态系统失去多样性

文化生态系统是借用生态学概念的基础上提出的。文化生态系统与生物生态系统具有相似性。两者的发展都是基于生态系统内部物种的多样性、竞争性和互补性。生物进化理论认为“通过自然选择,那些产生适应性表现型的基因将在基因库中占取支配地位,二不能产生适应性表现型基因将从基因库中消失。”[3]生物进化规律同样适用于文化的演变。乡村文化是一种以伦理关系为纽带单向性的血缘人情关系,具有安静、淳朴、自然、恬淡的特点。与都市文化相比,不具有多样性、消费性和经济性。都市文化的消费性推动了消费经济兴起和发展,乡村文化则不具备这种推动经济的功能,在市场化的过程中,都市的消费文化逐渐取得支配地位,乡村文化逐渐在文化系统中衰落。

三、乡村文化衰落的原因

(一)城市化的冲击,夺走乡村文化的继任者

“引起文化变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从文化内部因素来看文化的接触和传播、新的发明和发现、价值观的冲突等都是变迁的主要原因;从文化外部因素讲,社会关系和结构的变动、人口和自然环境的变化是变迁的主要原因。”[4]人口是乡村文化衰落的主要因素。城市化的过程是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迁移的过程。在城市化的过程中,乡村青年是城市文化最早的接受者,也是城市文化的传播者。他们的身份发生了变化,由乡村文化的继承主体变为城市文化的崇拜者和传播者。乡村青年在乡村文化传播链条中拥有两重身份:传播者、接受者。进入城市环境,他们是乡村文化的传播者,在家乡,他们则是这种文化的接受者和继承者。城市化的过程掠夺了农村劳动力的同时,也夺走了乡村文化的继任者。整个文化传播的意义就在于人对此文化的理解、传播,乡村文化传播链被城市文化打破了一个缺口,乡村文化失去了继任者和崇拜者。

(二)消费文化的入侵,削弱乡村文化仪式

文化仪式是文化精神内核的载体,是文化对外传播的一种介质,同时也是文化自我发展的基础。文化仪式的重要意义在它是一种文化参与的方式,通过这种参与,建立一种群体关系,反复的文化仪式的参与能够加固群体关系。乡村文化作为一种母体文化保留了很多文化仪式。消费文化进入乡村,导致了文化仪式的变迁。年画取代了剪纸和窗花;电视剧取代了社戏;对山歌变成一种吸引游客的节目表演;敖包会变成一种商品交易会。乡村文化仪式正在被消费文化侵蚀。消费文化的优势在于其具有日常化、娱乐化、多样化、大众化、批量生产、艺术复制品廉价化等特点。乡村文化则是一种单一的文化,文化的稳定性强,缺乏变化,因此面对消费文化的袭来,乡村文化的影响力减弱。乡村文化减弱的表现在于文化仪式的更改、简化或消失。文化仪式的弱化使得乡村之间的社会协作关系松散,相互依赖关系减弱。

(三)电视媒介参与村民文化生活,占据乡村生活公共空间农村的经济的发展带来农村购买力的提高。如今,电视机已经成为农村家庭了解外部信息的主要媒介。有一小部分的村落也开始接触电脑以及网络。电视媒介在乡村家庭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电视媒介是人们了解外部信息的媒介、休闲娱乐的手段。一部电视机包含了生活、娱乐、资讯、各种丰富的元素,填充了乡村生活空寂的时间。电视视听环境是家庭化的,人们在家中观看电视的时间增加,参与乡村文化的时间减少。北方的饭市作为一种小型的公共空间消失,就是由于人们在吃饭时候选择从电视中获取信息的习惯代替了原来在饭市上交流信息的习惯。电视媒介参与人们的业余生活,占据了村民生活的公共空间,将原有的集体分割为单个的家庭,乡村文化失去了完整的传播群体。

四、重建乡村文化的策略

(一)国家政府方面在政策上对乡村的倾斜

经济是文化繁荣的物质保证。乡村文化的衰落是由于乡村的经济发展落后于城市,因此,繁荣乡村文化的前提是建设乡村的经济。乡村经济的落后是乡村人口迁移到城市的主要原因之一。目前乡村的现状是青壮年劳动力外流,乡村文化建设的主体缺失是乡村文化建设面临的最大问题。国家和政府正在出台相关政策,吸引毕业大学生和有志青年加入到乡村建设中。毕业大学生进入乡村可以在短时间内补给乡村青壮年劳动力不足的现状。但是,毕业大学生对乡村的了解不够深入,而且他们流动性比较大,乡村文化和乡村经济的长期建设者还在于乡村成长的青壮年一代。国家和地方政府要通过政策调整和倾斜将离开乡村的青壮年一代吸引到乡村经济、政治和文化的重建中。首先,地方政府要根据乡村的地域优势和资源优势进行经济发展的长期规划。目前兴起的乡村游是一种长期发展策略,乡村的田园风光是一种经济资源,通过发展乡村旅游不仅能够带动乡村经济的发展,而且有益于乡村文化的对外传播和沟通。其次,地方政府拥有组织力和号召力,运用政府的组织力和号召力承办乡村文化艺术节,将正在流失的乡村文化仪式通过这种方式保留下来。目前一些地方政府都在发掘自身乡村文化的特色,很多乡村政府在举办具有地方特色的风筝节、美食节、通过这种方式展示乡村文化的魅力。最后,乡村政府需要加大对乡村文化基础设施的投入。

(二)动员社会团体力量参与乡村文化的保护和传播

社会团体指的是一些非政府性质的民间文化保护组织。团体组织的优势在于自发保护乡村民间文化,在文化的保护的过程中较少地受到经济和政治因素的干扰,能够更加完整地保护乡村文化的原始性。社会力量相对于国家和政府来讲是一种柔性力量,保护乡村文化的时候,不会对其做出文化仪式的过多的改变。政府在保护和传播乡村文化的同时要兼顾文化带来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在进行文化节等活动过程中会引入市场经济机制,乡村文化会被商业化。

(三)媒体对乡村文化传播需要达到一定深度和广度

乡村化的重建需要借助媒体传播的力量。消费文化之所以具有强势持久的影响力在于媒体对其传播的长久性和重复性,从而使得其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乡村文化本身的封闭性和单一性加大了文化自身传播的难度。因此,乡村文化需要借助媒体的平台突出自身文化的优势,使乡村文化突破自身文化的局限。目前影视作品中有对乡村文化和乡村风土人情的展示呈现。影视作品对乡村文化的展示主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以他者的眼光对乡村文化持一种审视和批判的态度。另一种是以参与乡村文化其中的参与者的身份对乡村文化进行还原性再现。赵本山参与导演的电视剧《乡村爱情》是后者的类型。乡村文化通过影视媒介走向大众的视野,在这一过程中,乡村文化得到传播和扩散,但是,影视媒介传播乡村文化具有一定的审美形态,观众在观看这类题材的影视剧时,并不是一种文化认同心理,而是一种文化审美和文化愉悦的心理。目前都市文化充斥的媒体在乡村文化传播方面处于失语状态。

参考文献:

[1]金民卿.现代移民都市文化[M].深圳:海天出版社,2005:28.

[2]罗尔.媒介、传播、文化———一个全球性的途径[M].史安斌,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130.

[3]赵志裕,康萤仪.文化社会心理学[M].刘爽,译.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77.

[4]庄晓东.文化传播:历史、理论与现实[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