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政治 >> 妇女参政 >> 正文
 
    北欧妇女参政: 一个政治学维度的分析
2013年05月11日 | 作者:肖 莎 陈 敏 | 来源:国际论坛 2006年11月第8卷第6期 | 【打印】【关闭

一、北欧妇女参政主体素质分析

政治参与是人类社会生活的高级活动, 要求参政个体具备相应的参政素质, 包括一定的文化知识水平和现代民主意识、良好的心理素质、实现自我价值的强烈愿望和坚定的政治责任心等。妇女的参政素质主要从两方面衡量, 一是是否受过良好的社会教育; 二是妇女参与社会生产程度的高低。

妇女的参政意识和能力主要靠社会教育培养。自人类社会进入父权制时代以来, 传统社会为两性确定了各自的性别角色: 男人在社会上拼搏进取, 女人在家庭中操持家务。而教育作为培养现代性别观念的一种手段, 其功能已经得到国际社会的公认。受过良好教育的妇女一般具有较现代的性别观念, 能够认识到女性的社会价值, 社会主体意识强。这正是女性提高政治认知, 增强政治意识, 明确政治价值观, 主动、均衡、有序参政的重要前提。测量妇女社会教育地位的高低, 一是看妇女的受教育程度及低文化程度妇女的比例; 二是看社会为女性提供的教育内容中有无贯彻性别平等的原则。

北欧国民生活普遍较富裕, 女孩受教育没有经济障碍。更重要的是, 两性平等观念深入人心, 不存在女童就学的社会障碍, 妇女文盲率不足5%。112 在对女生进行的教育中, 北欧各国很好地贯彻了男女平等的原则。瑞典明文规定了学校教育的宗旨: 应谋求实现男女在家庭、劳务市场及一般社会生活中的平等; 应对涉及性别生活角色的问题作出指导, 鼓励学生讨论重要的性别状况并提出质疑。为贯彻这一原则, 瑞典在9年制义务教育过程中, 不分性别, 所有的学生学习同样课程, 如家政学、工艺技术、木工、金属工艺等。这种教育方法为女性自幼形成平等的性别观念创造了有利的环境。这种潜移默化的作用在北欧女性选择高等教育专业时得到体现。传统性别模式下, 社会科学和护理等专业被认为最适合女性; 机械工程和建筑等专业则少有女生。但近年来, 北欧妇女以实际行动向传统的性别模式提出了挑战, 闯入了以前被男性垄断的职业领域, 如芬兰的工科院校的女生已占学生总数的20%。122

具备良好的教育背景, 是现代妇女积极参政的基本前提, 妇女广泛参与社会经济生活, 则是妇女积极参政的/ 推进器0。这是因为, 首先, 在现代政治生活中,不论谋取哪一级的公职, 都必须有一定资金作为竞选经费, 不参与社会经济生活, 没有经济来源的妇女就会被排除在政治生活之外, 一项调查表明, 不少非洲国家中, 失去经济独立的妇女除了日常生活的开销, 无以获得用来谋取公职的资金, 因而无法进入/ 权力走廊0。1 32其次, 现代参政妇女必须具有一定的社会经验和群众基础, 这种经验和基础只有在参与社会经济生活的实践中方可逐步实现, 这决定了参政妇女不可能从只有家务劳动经验的妇女中产生。

通常, 我们比较妇女参与社会经济生活的指标是妇女的劳动参与率, 该数据表明妇女参与社会生产的程度, 与妇女的参政程度成正比。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 北欧国家的人口增长缓慢, 呈老龄化趋势, 劳动力的增长不能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在政府的扶持下, 妇女的劳动参与率直线上升, 瑞典妇女就业率在1982 年为66%, 1986 年上升为80% , 1988 年达到80%290%; 142 1980 年丹麦妇女的劳动参与率为70. 8%, 挪威妇女为63. 2% , 而同时期英、法、美等国的数字均在60% 以下。妇女对社会生产参与的加深,带来北欧劳动力市场的变化。1991 年, 北欧妇女在劳动力市场的比重达50%左右, 152与男子不相上下。

通过对以上北欧妇女的社会教育地位及劳动参与状况的透视, 不难发现, 北欧大多数妇女的主体意识坚定, 政治责任感强, 政治素质优秀, 能积极主动参政。

二、北欧妇女参政途径剖析

一般来说, 妇女的参政途径可分成两种。一种是以妇女的社会经济地位提高及政治参与热情得到相应的增长为前提, 这种参政渠道即: 改善社会经济地位y政治责任感增强y 走向政治参与, 它必须以个人社会经济地位的提高为前提, 因而在这种/ 个体化0 的参政渠道下, 中下层妇女的政治参与率较低。另一种情况是, 积极参与社团和政党活动的妇女即使处于较低的社会经济地位, 也可能有较高的参政热情。这是因为妇女的高度组织化y 群体意识增强y 在社团、政党的帮助下走向政治参与。在这种参政渠道中, 妇女的个人经济地位不一定必须得到提高, 这样, 社会各阶层的妇女都会有较高的政治参与率。

可见, 高政治参与率与妇女组织的中介作用分不开, 北欧即是实例。北欧的妇女组织历史悠久, 群众基础广泛, 影响较大的如芬兰的/ 妇女协会0( 1884 年成立) 、丹麦的/ 妇女联合会0( 1899 年成立) 、挪威的/ 妇女全国理事会0( 1904 年成立) 等, 它们自觉稳步地开展各项工作, 大大拓宽了妇女的参政道路。北欧五国几乎所有的政党内都有妇女小组, 芬兰和瑞典的各中央性政党中有较大规模的妇女集团, 丹麦的社民党和社会主义人民党是倾向妇女的大党。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 芬兰土地党、新芬兰人民民主联盟中就已成立妇女小组, 由于它们的积极活动, 1946 年芬兰女议员的比例达到12%, 高出其他北欧国家。20 世纪五六十年代, 挪威出现妇女参政高潮, 各妇女组织都与政界要人就是否增加妇女代表等问题进行磋商, 并敦促各政党提名女候选人。据一项调查, 瑞典40% 的女议员在政治上的成功是妇女组织促成的。162

在今日的北欧政治生活中, 妇女组织的影响早已渗入政党斗争, 成为推动妇女参政的中坚力量。在北欧国家, 妇女参政有/ 最低比例制0, 172 由于是否采用这一制度并不由法律规定, 而是由各政党自行决定, 在妇女团体连续不断的压力之下, 绝大多数左翼政党都在20 世纪七八十年代采用了这一制度。182 例如, 挪威工党明文规定妇女在党的各级委员会中应占40260% 的席位。挪威各政党纷纷效法, 规定应选出一定比例的妇女参加领导机构。

由上可见, 北欧妇女的参政具有主动开放的特征。

三、参政客体中北欧妇女的地位及作用

北欧五国均实行议会民主制, 政治机构基本遵循/ 三权分立0的原则, 参政客体因此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大系统。

从立法系统看, 根据各国议会联盟( Inter2Parlia2mentary Union) 发表的52005 年妇女在议会中状况报告6, 北欧妇女在各国和各地区议会中的比例高居全球之首, 平均为40% , 如瑞典占45. 3% , 挪威占37. 9% ,芬兰占37. 5% , 都大大高于全球和各地区的平均数( 欧洲的平均值为18. 4%) , 192 这是北欧妇女参政成就斐然的最主要标志。

在地方议会中, 北欧妇女同样有较高的比例。早在1971 年挪威的城市选举中, 3 个城市议会( 包括首都奥斯陆) 的女议员数目已经超过男议员。1991 年冰岛大选中, 妇女在城镇议会中获得了32% 的议席, 此比例高出中央议会( 23. 8% )。1102

在行政领域, 北欧是世界上最早接受妇女入阁的地区, 涌现出较多的女性行政长官。早在1924 年, 丹麦就出过女大臣。/ 从( 19) 70 年代初开始, 在北欧地区, 认为内阁成员应是清一色男性的观念就已经落伍了。01112瑞典前首相卡尔松的内阁中, 妇女占50%, 较重要的职位, 如外交大臣、司法大臣、交通大臣均由女性担任。2003 年, 芬兰成为欧洲第一个同时由妇女分别担任总理和总统的国家, 内阁中女性成员占了一半,成为名副其实的/ 半边天0。

在现代民主制度下, 政治精英一般从普通从政人员中遴选。如果普通从政妇女的数量和质量未达一定标准, 女性便难以在权力阶梯上逐步攀升, 女性高官也成为/ 无源之水0。这一结论被联合国所主持的一项调查所证实, 调查显示: 立法机构中女议员的比例和女性部长级官员的比例之间存在非常密切的关系。1122 具体到北欧, 由于女议员的比例高y 具备从政经验的妇女多y 女性高官有充足的候补人选, 这是北欧地区的女性高官比例高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直接原因。

司法机关作为法律的监督执行机构, 其女职员的存在对于有关妇女法律的落实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挪威和瑞典都出过女性司法大臣。1953 年, 丹麦首次出现女性的最高法院法官, 其他四国也相继于20 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现了女性的最高法院法官。但女性在法官总数中所占的比例并不高。以芬兰为例, 某届最高法院的23 名法官中仅有2 名女性。1 132

以上分析的是参政客体中从政妇女的比例, 这一比例是衡量妇女参政成就的常用指标。但人数的增多并不完全等同于权力的增大, 因此, 必须考察从政妇女在参政客体中的政治影响力。从政妇女的政治影响力集中反映了她们在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以及她们是否拥有独立的政治人格, 能否自觉代表妇女的整体利益,并对政府的决策产生影响, 这是妇女参政的另一个衡量指标。

由于北欧从政妇女较多, 这种数量的优势使女官员可能参与实质性的决策过程。她们影响着政治体系的构成、运行方式、运行规则和政策过程, 体现着政治关系的本质。以挪威为例, 它是世界上妇女在政府中比例超过30%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 这些妇女构成了对政治决策、议案及政治态度、行为、方式产生显著影响的/ 核心团体0。1142

总的来说, 北欧从政妇女的参政领域较全面, 权力结构分布也较协调, 但是其地位和作用尚待强化。联合国的一项调查表明, 瑞典决策机构中的妇女通常都是副职, 在等级制度中的地位低于男人。1 152 即使在享有/ 世界上最女性化的民主国家0之美誉的挪威, 也存在政治决策机构中妇女代表影响力不足的问题。

四、北欧妇女参政的政治学涵义

在民主政治条件下, 政治参与是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 政治参与的扩大和政治生活的民主化是政治发展的重要目标之一, 而妇女的参政有利于实现这一目标。妇女参政并非孤立的政治现象, 它与各国的政治制度和政治传统相关, 也和女权运动的勃兴有直接联系。北欧妇女的参政成就正是本地区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 其中蕴涵的政治学涵义至少有如下两点:

首先, 妇女参政水平与一国政治系统功能的完善程度密切相关。只有政治日益民主化, 妇女参政才能得到真正现实的法律和机制保障; 只有现实的政治系统为妇女参政提供了充分、有效和平等的参与形式和途径, 妇女参政的深度和广度才有可能得到实质性拓展。

北欧公民参与政治生活有悠久的传统, 冰岛的/ 阿尔辛0(Althing, 即冰岛的议会) 成立于公元930 年, 瑞典王国( 1809 年前含芬兰) 的公众代表机构/ 里斯达格0(Riksdag) 成立于15 世纪; 1814 年, 挪威成立了全国性的议会/ 斯托庭0 ( Storting) 。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 北欧五国都已建立较完备的资本主义议会民主制。这样, 妇女参政能在民主、法制的氛围中得到长足的发展。

从政党制度看, 北欧五国是高度组织化和社团化的国家, 政党制度以社团组织为基础运行, 各种社团在政治生活中享有崇高的地位) ) ) 北欧民主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自发结合的组织在社会的所有方面和所有层次上都发挥着作用。1162 这个政治传统由来已久。专制制度结束后, 北欧国家就再也没有对群众性组织的建立作过限制, 各种群众团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19 世纪,北欧议会民主制的发展及男女普选权斗争的开展都与这些组织有一定联系。这些社团早在19 世纪就在政治生活中取得了一定地位, 今天, 它们既是政府的决策咨询机构, 又是妇女参政的重要中介。正是社团组织为北欧的妇女参政铺就了一条坦途。北欧各国的民主传统源远流长, 政党和社团一体化, 妇女参与社团的比例为全球最高, 1172妇女在这种政治系统中, 通过社团活动参与政治生活早已成为传统, 这正是北欧妇女参政成绩斐然, 超过法国、美国等女权运动发源地的背景之一。北欧妇女参政成为良性模式之典范的政治学根源即在此。

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 这是一条重要的可供吸取的经验) ) ) 妇女的组织化程度是最关键的/ 加速器0, 因为妇女团结作战是妇女参政健康发展的保障,它对妇女参政的促进作用远远超过妇女的职业、收入状况得到改善所起的功效。不少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传统势力强大, 社会组织欠发达, 妇女参政缺乏足够的组织认同与支持的问题, 在此方面作出改进, 应是提高妇女参政水平的途径之一。

其次, 从人类社会演进的趋势看, 妇女参政是近代以来女权运动追求的主要目标之一, 是继婚姻自主、经济自立后妇女提出的更高目标, 也是妇女地位提高的必然产物和集中体现, 女权运动的深度和广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妇女参政的实质性内涵能否实现。

北欧工业革命起步晚, 女权运动兴起的时间也因此晚于英国、法国等国, 但很快显现后来居上的势头。19 世纪末, 瑞典社民党女党员组织了全国争取妇女普选权联盟。这个联盟在斗争中, 把争取妇女的普选权和争取社会各阶层的普选权结合起来, 赢得了广泛的支持。虽然瑞典妇女并未在19 世纪获得普选权, 但经过斗争, 也的确获得了一些权利, 如受教育权、平等继承权, 在商务活动中使用自己姓名的权利。1 182 20 世纪下半叶以后, 北欧的女权运动和政治活动更紧密地结合, 目标很明确, 那就是扩大妇女参政比例, 向最高权力冲刺, 从而带动女性主义政治的发展。冰岛前总统维# 芬博阿多蒂尔的当选很能说明北欧女权运动的威力。她并无家世背景, 通过自身的努力跻身政坛, 女权运动的推波助澜为她提供了持续的动力源泉。1970 年代冰岛的女权运动风起云涌, 1975 年达到高潮, 妇女在首都举行大规模集会, 要求给予妇女更多的参政权。维# 芬博阿多蒂尔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步入政界的。她的参政得到了广大妇女的支持, 1992 年她第4 次当选总统时, 获得93. 5%的选票, 其中大部分来自女选民。

北欧妇女不仅参政领域较全面, 女性高官较多, 从政妇女与权力的结合也很紧密, 能够部分参与实质性的决策过程。她们的从政主要是以女权运动为依托的主动参与, 从政妇女与一般妇女间有着天然的联系, 她们之间基本上都存在着一种政治契约) ) ) 一般妇女积极支持从政妇女, 从政妇女则采取高起点的直接) 间接行为并举的方式, 在政治领域代表广大妇女的特殊利益。因此, 北欧妇女的参政是一种有着主体间紧密同一性的良性模式, 呈现出精英) 大众政治互动的特征, 符合发展妇女参政的本来目标。

五、结语

妇女参政是一种复杂的社会历史进程。在前资本主义社会, 虽然也有少数女性登上政治舞台一显身手,但她们的权力都是通过世袭其父兄获得, 她们的参政只是封建君主世袭制下男权力量的另一种显现, 与现代意义上的妇女参政相去甚远。只有人类社会发展到资本主义阶段, 生产方式实现根本变革后, 才有可能出现对男权制下妇女从属地位的历史性觉醒与反抗, 现代意义上的妇女参政才会随之产生。北欧各国正是现代妇女参政的典范。当然, 北欧妇女的参政状况也只是相对较好, 比照妇女所应拥有的社会政治权利还有差距) ) ) ) 联合国从1995 年开始推出/ 性别赋权指数0( GEM) , 以衡量各国在政治经济决策参与上的男女平等状况, 在男女权力最接近的冰岛, GEM 也仅为0.847( 理想数值为1)。1192

北欧妇女的参政成就表明, 妇女参政是时代的潮流和社会文明进步的象征, 必将对全球的和平与发展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放眼世界, 随着国际交往的发展, 国际妇女参政网络的构建, 将会有更多的妇女走出家门, 走向社会, 步入政坛。

[ 注释]

112 世界银行:5 1994 年世界发展报告61M2 , 中国财经出版社,1995 年版, 第163 页。

122 Mim Kelber, Women and Government : N ew ways to politicalpower , ( Connecticut&London: Westport, 1994) , p. 136.

132 Inter2Parliamentary Union, The Participation of Women in thepolitical and Parliamentary Decision2Making Process: Reports andConclusions ( Geneva, 1989) , p. 38.

142 李占五: 5北欧市场经济61M2, 时事出版社, 1995 年版, 第71页。

152 Lauri karvonen and Per Selle, Women in NordicPolitics: Clos2ing the Gap, England: Dar tmouth Publishing Company Ltd. ,1995, p. 135.

162 Mim Kelber , Women and Government : New ways to politicalpower , ( Connecticut &London: Westport, 1994) , p. 105.

172 所谓/ 最低比例制0 , 是指妇女在政治机构( 如议会、政府、政党的内部机构等) 必须占一定的比例。

182 张迎红:5试析欧洲国家提高妇女参政的/ 最低比例制061 J2,5 欧洲研究6 2004 年第3 期。

192 何洪泽、邹德浩:5 各国议会联盟调查: 妇女更多参与议会政治6 , 资料来源: http: / / world. people. com. cn/ GB/ 1029/42408/ 4149808. html.

1102 Mim Kelber, Women and Government : N ew ways to politicalpower , (Connecticut &London: Westport, 1994) , p. 156.

1112 V. Spike Peter son and Anne Sisson Runyan, Global genderissues ( Westview Press, 1993) , p. 51.

1122 United Nations, Division f or the Advancement of women,Women and Decision2Making , ( Vienna: United Nations,1989) , pp. 8210.

1132 1 142 Mim Kelber, Women and Government : N ew ways to political power , ( Connecticut & London: Westpor t, 1994) , p.135, p. 61.

1152 A United Nations Study, Women in politics and Decision2Making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 ( Martinus NijhoffPublishers, 1992) , p. 46.

1162 [ 丹麦] 福尔默# 威斯蒂: 5 北欧式民主61M2, 赵振强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0 年版, 第565 页。

1172 Vicky Randall, Women and Politics: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 (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7) , pp.1122115.

1182 Joyce Gelb, Feminism and Politics: A ComparativePerspective,University of Calif ornia Press, Berkeley, 1989, p. 146.

1192 王瑞芹:5 妇女参政行为与政治行为文明61 J2 ,5妇女研究论丛62005 年第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