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政治 >> 基层民主 >> 正文
 
    董江爱:困境与选择:村民自治有效实现形式探索的必要性及原则
2014年07月13日 | 作者:董江爱 | 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 【打印】【关闭

 4月27日上午,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在广西宜州举办了“探索村民自治的有效实现形式经验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村民自治专家以“村民自治的有效实现形式”为核心议题,围绕村民自治有效实现形式的新情况、新探索、新思路、新理论等四大主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山西大学董江爱教授结合山西农村实际介绍了当前村民自治面临的困境,同时重点强调村民自治的有效实现形式探索需将传统内在机制与现代法制治理理念相结合。

 

【主讲嘉宾】董江爱   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困境与选择:村民自治有效实现形式探索的必要性及原则

一、村民自治有效实现形式探索的必要性

对于探索村民自治的有效实现形式,我觉得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为什么有必要?有两个方面,第一我觉得村民自治,它的的确确出现了问题。

 首先金红教授讲到我们要谨慎研究,否则我们会陷入自我否定的困境之中。但是我觉得问题的确是存在的,为什么现在都提“下放到”自然村一级,是因为我们觉得作为人来说,一般情况下,都关注自己熟悉事情,关注自己的利益,所以自然村是人们最熟悉的熟人社会,而我们村民自治把它推到了行政村;当然不是说在自然村就一定能够做好,像我们北方一般情况下,一个行政村也就是一个自然村,但是它也没有做好,我总是感觉,我们村民自治在推动的过程中,它是把传统的、习俗的、道德的、文化的那种内在的这种治理机制给忽视了。所以我觉得我们更多情况是以他治(或者以自治的形式在搞他治)的这种方式来推动出门自治,从而忽视了原本村中内部几千年形成的那种道德的、文化的、唯理的内在因素,那这种约束的内在机制给抹平了,然后外在的都不进去,事实也证明如果我们割断了传统的东西,现代的新的法制理念它是无法实施的,它也没有载体去实施。

 刚才肖立辉教授讲“微自治”,但是我觉得对于“微自治”,如果我们下一步推动,往那个组一级推进的话,那在我们北方就会出问题,因为我们北方村特别大,它得分成小队,现在的村民小组,本来是一个自然村分成很多组的,那这样可能也会有问题。所以在不同的地方可能会不一样,不管怎么,我觉得现在村民自治在施行的过程中,它本身一个问题使我们陷入了困境。比如说现在的行政化,或者是计划为干部自治等等都是这样子。所以我们现在就是针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必须探讨一种有效的实现方式。

第二,我觉得现在农村状况和我们实现村民自治制度的这个实际状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已经物是人非了。

首先,就北方农村来说空心化已经特别严重。人们都外出打工了,村中平时没有人,都是些老弱病残,在村里谁来自治这个问题,就是我们以前村民自治制度所设计的那些功能,有没有办法在这里实施,它的目标当然也难以实现。

其次,多城镇化的趋向。公路修起来,各个村都是沿着公路,因为村集体没有钱,所以村中内部的人都沿着公路在买宅基地,这样沿着公路几个村就连起来了,根本就没有村的界限了,这样内部都空了,都住在公路两边。

 再次,说实话,在北方这个村中,还有一些教育问题,就是资源配置不公平的问题非常严重。所以为了小孩的教育,大家都在城里买房、租房,平时不在村里;还有就是年轻人结婚问题,现在的条件就是,家里必须在城里给他买房,他才去结婚,这个城镇化趋势非常明显。

最后,还有一种新情况:就是我们山西一些乡镇现在比较明确,我们政府在大规模搞工业化小区,一搞就是十几个甚至二十几个村子,土地全部流转到一起,那么更多类似的情况还有什么呢?像我们徐勇教授说的,我们的煤老板都在打造、制造城镇:一个煤老板一个镇,把这一个镇所有的人迁移下来,找一个地方,盖起一个城镇来让大家住进去,而这个镇一般都是山区,在这个镇上搞农业园区,现在许许多多的园区都在建。

二、村民自治有效实现形式探索的坚守原则

我们现在面临农村的新情况、新问题,我们的村民自治该走进哪里?前面很多教授也提出很多办法,比如说我们金红老师提出了从村治理走向社区治理,刚才有位教授也提出由村民自治走向社区建设等等,大家都想了很多的办法。我想可能下一步我们村民自治有效的实现形式,就是针对不同地方,不同的问题,根据不同地区的区域特色、文化特征和当地的实际情况,寻找一些切实有效的实现方式;但是尽管形式不一样,最终我觉得一点很重要:必须将传统的、道德的、习俗的内在机制与现在的法制治理理念相结合,这一点不能丢。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