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网站访问量: 中原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概况 三农要闻 农村经济 农村政治 农村文化 发展实验 实验基地 域外经验 农村发展数据库 农耕文化博物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农村政治 >> 基层民主 >> 正文
 
    农村民主管理中农民参与机制的建构对策
2014年09月28日 | 作者:李永生 | 来源:陕西农业科学2013(4) | 【打印】【关闭

农村民主管理是村民自治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依托农村社区为平台,通过整合农村社区资源,建构以农村基层政府为主,以农村自治组织和农民协同参与相结合的新型管理格局,是全面提升农村社会管理科学化水平,保持农村和谐发展的重要举措。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深入,农村民主管理水平及方式已成为事关农村全局的大事,除了加大农村基层政府改革的力度外,还要发挥广大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才能搞好农村民主管理的各项工作。

1 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必要性 

随着我国新农村建设的深入发展,农村经济和社会关系已形成农村管理互联互动互补的网络化体系,对解决各类纠纷和矛盾、有效管理农村各项社会事务、推进农村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我国农村地区的公共服务体系日趋健全、村民自治得以拓展、综合化管理机制正在筹建中,已基本形成覆盖面广泛、功能齐全的农村民主管理的科学体系。农村民主管理不仅是基层政府的职责,也需要发挥农民的自治力和创造力,提高农民的参与水平,扩大农民的参与程度,实现农民的自我管理和农村民主管理的科学化。从现实情况看,农村民主管理要由农民在农村供水、供电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休闲、娱乐等公共事业的完善,医疗、养老等民生保障的落实以及农村环境及城乡发展的治理等方面发挥作用,这直接影响到农民的切身利益,是基层政府无法完全解决的,因此,由政府鼓励农民参与才能真正实现农村的民主管理。

1.1 调动农民管理农村事物的积极性,有效解决农村矛盾 

农村是我国最基层的社区,农民是我国最大的群体,随着新农村建设力度的加大和中央在农村实施惠农政策的落实到位,农民生活质量和生产积极性较过去有了大幅度提高,但农村发展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如经济发展中的一元行政管理、城乡差距等新旧矛盾日益突出,农民利益诉求的多样化与现有体制的阈限存在差距等,使农村目前的民主管理变得更为复杂,在自治基础上鼓励广大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能够推进农村社会管理工作的创新,提高农民参与农村事务的积极性。俞可平曾指出民主的价值要通过公民参与才能真正实现,这说明公民参与的程度和质量是衡量一个社会政治现代化进程的重要尺度[1]。那么,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不仅明确了农民在基层管理中的民主地位,突出了他们管理农村事务的权力,也调动了农民参与农村事务的主动性、创造性和积极性。

1.2 抑制农村基层政府权力,促进其职能转型 

从权力制衡看,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是一种权力下放的过程,提倡由农民自治并协助政府处理各项具体事务,而农民由过去政府一元治理的被动角色向多元治理的主动角色转变,这能够抑制基层政府的权力,使其精简机构、裁减人员、提高效率、积极转变政府职能,关注农村发展和农民的利益需求。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也提高对农村基层政府的监督力度,让广大农民积极参与农村事务才能以农民决策权力推动农村事务的发展,在农民广泛参与的影响下基层政府会根据参与需求扩大农民的参与渠道、提高其参与效率、照顾其参与需要,培育农民积极的参与资格,从而满足农村的内生需求,化解农村的外在压力,进一步促使基层政府维护当地农民的权益,促进基层政府向服务型本位转型。

1.3 保证农民根本利益,构建和谐农村环境 

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增进了农民对基层政府的信任,完善了农民的利益表达机制,塑造了农民与农村基层政府的合作规制体系,使农村基层政府保障农民的根本利益,并在农民参与的客观影响下形成科学的权益保障机制和利益协调机制,把服务农村的目标渗透到各项具体事务中,以农民的满意来检验政府工作的实效。“构建和谐社会,重点在农村,关键在于加强农村社会建设,推进农村社会进步,创新农村社会管理,从根本上改变农村社会建设严重滞后、农村社会管理不适应农村新形势的局面”[2],充分说明了农村和谐环境的重要性,通过政府与农民双向互动整合农民的价值认同,对构建和谐农村环境无疑具有现实意义,农民参与也对农村进步以及农村社会管理创新有深刻的影响,能够完善农村事务管理,提高农村社会管理的水平,维护农村环境的和谐稳定。

2 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挑战 

尽管农民参与意识逐渐增强,利益表达机制日益畅通,农村民主管理初见成效,但随着农村改革的持续深入,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2.1 农村社会结构经历巨大变化 

经济快速发展的新时期,我国农村出现了许多剩余劳动力,造成农民大量外流,也随之出现不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不少农村甚至出现个体户、私营企业主等多种阶层,农村管理由过去村干部单一管理变成村务管理、上下协调的统一管理模式。大学生村官计划的推进又给农村注入了新鲜活力,日益改变着农村的传统社会结构,导致农村格局的多样化,这种结构的变化也悄然改变着农村的面貌,使农村社会资源经历重新调整和分配,使各阶级在地位和收入方面差距拉大,影响到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范围和内容。

2.2 农民参与需求多样 

经济快速发展也使农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利益需求和参与意识随之发生变化,解决温饱问题等需求已被多样化需求所取代,多数农民开始追求维护和保障自身权益、参与农村各项事务、实现村民自主管理等高一层次的需求,这些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则会出现邻里和亲属之间的债务债权矛盾、土地等承包经营权使用争议、农民上访和基层政府对立、农民与干部矛盾纠纷引起的关系紧张、政府实施方针政策与农民抵制等困境,甚至会演化为群体性恶性事件,部分农民的参与常为了个人私利,严重干扰了农村的和谐稳定,影响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效果。

2.3 农村风险防范机制相对匮乏 

社会发展使我国进入风险的多发期,城市风险防范已形成健全的机制,但广大农村地区对可能出现的社会风险仍停留在控制层面而较少采取措施主动防范,影响了农民参与农村事务管理的积极性[3],风险防范缺乏相应的保障机制,如农业产业化与土地适度规模经营、农业现代化与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农村城镇化与农民征地拆迁、农民市民化与有序迁移等,如果一味发展农村经济而忽视了其他方面的协调,那么,在风险出现后,必然会影响到农民利益甚至威胁其生存,多数农民便会采取过激行为,破坏农村的和谐稳定。

2.4 农村社会保障仍不完善 

解决三农问题始终是国家工作的重心,尽管近几年农村基础设施、医疗保障、文化教育、养老保险建设等有所进步,但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城市社会保障相比问题仍然较多,农村社会保障发展滞后,教育、医疗、福利等社会保障资源匮乏,在社会保障不完善等因素的制约下,农民要求改变目前状况、获得必要社会保障的呼声日益高涨,在利益受损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必然会提出更多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要求[4]。

2.5 农村环境治理任重而道远 

近几年,农村发展中的环境质量日渐下降,畜禽养殖污染、农药化肥污染、生活垃圾污染和工业“三废”污染等大规模出现在农村地区,严重威胁农村、农业和农民的环境安全,也造成农村生态环境的恶化,破坏了农村的可持续发展。农村环境是农民生活的主要场所,受农村环境恶化的影响,更多矛盾也随之出现,集中表现为农民与当地企业以及政府利益倾斜与农民利益保障间的矛盾,从长远来看,这个问题解决不当,农村整体环境势必受到破坏,继续引起农民的不满。

2.6 农民参与认识差异性大 

尽管农民主体地位得以突显,参与意识逐渐提高,但受城乡二元结构的影响,政府对农村的管理依然严格按照一体化方式进行,没有考虑到农民的实际情况而大力开发农村资源,造成管理方式单一、手段僵化。多数农民由于认识上存在偏差,素质和知识构成存在很大的差异性,在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具体过程中主动性依然较弱,或对同样情境的处理方式和理解力截然不同,政府对此又缺乏必要的培训和教育措施,也易造成农民参与水平低、范围窄等困境[5]。 

3 提升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路径  

提高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意识,推动农村政治、经济、文化的深入发展,不仅能够有效化解农村普遍存在的矛盾,还能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维护农村的和谐稳定,为此,要采取一系列手段和措施提升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力度。

3.1 推动经济发展,优化农民的参与环境  

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的积极性是随着农民经济发展程度而不断提高的,改变农村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现状,就要积极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拓宽农民增收渠道,才能为农民的参与提供良好的环境。为此,应巩固和完善各项惠农政策,增加对农民的直接补贴,加大对农业发展的支持力度;切实把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事业发展的重点向农村倾斜,加快农业的科技进步,支持并完善农业科技项目,促进农业科技成果的转化和推广,还要通过各项政策保证农民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才能让农民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主动关注和参与农村的各项事务。 

3.2 构建参与机制,保障农民的有序参与  

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需要基层政府构建相应的保障机制,以现代农业发展为目标,以提高农民参与水平为基础明确农村职能部门的具体权限,将各类资源整合并加以统一利用,防止专用款项的挪用;还要做好农民对农村职能管理部门的监督,避免其隐形腐败,保障农民的各项权力,特别要维护农民的知情权和参与权,促进基层政府与农民之间的有效沟通和双向互动,使政府各项决策和管理始终围绕农民需求而实施,遏制违背民意或损害农民权益事件的发生,进而保障农民的有序参与。 

3.3 发展公用事业,覆盖农民的广泛需求  

当前要尽快扭转城乡差距扩大的局面,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农村公共服务水平,加快农田水利和电网改造建设,在此基础上着力完善农村教育、医疗、剩余劳动力转移和安置等社会保障制度,促进农村文化繁荣,这些公用事业的发展要覆盖农民的广泛需求,才能真正实现惠民工程。在公用事业发展过程中要推进综合改革,包括基层政府机构和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改革,也包括农村义务教育、财政管理及土地征用等方面的改革,全面体现农民的利益才能真正维护农民的权益[6]。

3.4 化解农村矛盾,减少农民参与的阻力 

农村和谐稳定有利于农民参与的深入发展,农村各类矛盾的频发逐渐成为农村民主管理的焦点和难点,要把化解农民矛盾作为工作的重心,及时建立矛盾排查机制、农民信访机制等化解矛盾的机制,发现矛盾就要调动各方面力量予以处理,避免事态恶化,对于短期内难以解决的问题也要通过必要的手段和方式疏导农民的不满情绪,减少各类矛盾对农村发展的制约,让农民积极参与各项事务管理,大胆创新并按照自身思路和做法推动农村事务的全面发展。 

3.5 给农民自由空间,培育其自我管理的能力  

农村基层政府要支持和鼓励并扩大农民的自由空间,使农民在选择村委会、参与农村发展大计、协调农村事务发展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减少干群关系紧张、参与权力受损等问题。坚持以农民为本培育其自我管理的能力,在充分尊重农民意愿的基础上壮大集体经济模式,实现农民集体经营、集体生产,才能让广大农民主动接受本地农村事务,形成农民受惠、农业发展、农村和谐稳定的目标,使基层政府更加了解农民的实际困难。 

3.6 加强乡村治理,理顺村务层级关系  

乡村治理水平的提高对农民参与有推动作用,针对农村各类关系复杂的情况,以基层政府管理为主导、非政府组织为中介、基层自治为基础,实现农民的广泛参与,既要对农村各类管理主体的责权利明文规定,发挥其领导作用,又要在基层政府领导下协调各方面力量,实现农民作为农村参与主体的地位,加强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完善农民自治,使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真正落到实处,激发农民参与村级事务管理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7]。 

总之,为有效推动农村事务的发展,减少各类矛盾和风险对农村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的危害,就要以农民参与农村民主管理为导向,支持和鼓励农民有序参与农村各项事务,才能在防范和化解农村矛盾中推动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和谐发展。

参考文献: 

[1]刘焕明,时伟.以公民参与为基础推动民主政治发展[J].学术交流.2011,(1):65. 

[2]构建农村和解社会的基础性工程[N].农民日报,2011-03-25. 

[3]孙立洲.创新农村社会管理思路探析[J].江苏农村经济.2011,(11):57. 

[4]吴海燕.创新农村社会管理解决农村社会矛盾[J].求实.2011,(12):103. 

[5]曾雅丽.基于农村社会管理的新型农民培育工作体系思考[J].广东农业科学.2012,(4):175. 

[6]王卉.农村社会管理创新问题探究[J].中共云南省委党校学报.2012,(1):129. 

[7]罗中枢、王卓公民社会与农村社区管理[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150-151.